第102章 莫弛的本真
书名:定梁纪 作者:叁碗 本章字数:2325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00:57:12

武陵。

当众人得知伍嘉成已率大军到达了潭州,都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

“这下好了,援军已经在来武陵的路上,很快就能到了。”佟德山听到消息,有些欣喜。

张宝良和赵怀春对视一眼,纷纷松了一口气。

身为守城主将的刺史周松,此刻也是有些激动。自从他从宁国公谢骁手中接过大印开始,他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经常失眠,生怕南越大军突然偷袭,有负宁国公之托。

“也不知国公爷怎么样了?”周松喃喃道。

佟德山和张宝良、赵怀春听到这话,也是不由担心,谢骁中毒这么久了,也不知道阎景翰等人找到解毒的方法没有。

众人相对无言,这方面他们帮不上忙,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阎景翰和黄清华等一干大夫身上。

“报!”

一名士兵慌里慌张地跑进了屋内。

“慌什么?”张宝良怒斥道,“出什么事了?”

因为跑得太急,那名士兵一直在喘气,说不出话来。

“别着急,把气喘匀了再说。”

相比于张宝良,赵怀春倒是更加体贴。

士兵闻言,吸了一大口气,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禀报将军。城外突然出现大队南越人马,南越来攻城了!”

“什么?!”

众人闻言大惊。刚才他们还在为援军的即将到来而欣喜,现在就传来了南越攻城的消息。

“快去看看!”周松连忙招呼众人,众人闻言分头去看。

武陵正门城楼之上,周松和佟德山站在那里,正观察城外的南越人马,张宝良和赵怀春已经分别赶回了武陵城的左右翼。

黑云压城城欲摧。

城外黑压压的一片,全都是南越的士兵,不需要周松和佟德山去计算,便知道哥厉王孟頔的那从南越国内召集来的十五万大军到了。

“张将军和赵将军那里应该也是一样。”佟德山一脸严肃。

周松此刻心惊不已。前日斥候传来哥厉王召集的十五万大军没有出现在武陵城方圆百里之内,他便没有在意这件事。却不知道孟頔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让这十五万大军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武陵城外围。

紧张的气氛迅速蔓延,周松和佟德山已经听到了周围士兵努力吞咽口水的声音。

周松一拳重重地锤在城墙之上,他受宁国公之托守了武陵这么久,却没想到哥厉王只出了一招便让自己之前所有的努力泡汤。

“就凭现在我们现在的兵力,恐怕连一天都守不到。”周松心灰意冷,“武陵城,恐怕是要丢了。”

“周大人……”佟德山很难体会周松的心情,也说不出什么劝解的话。

城外嘈杂的声音突然安静了下来,让城内的守军很是疑惑。周松和佟德山连忙望去,只见南越大军正中让出了一天大路,哥厉王孟頔策马上前,后面跟着孟奎和孙顾,还有新到的南越大将楚熊。

张宝良和赵怀春赶到了正门处,和周松、佟德山站在了一起。

哥厉王孟頔从亲卫蒋延手中接过弓箭,若是有人认得,正是那把射中宁国公谢骁的弓,现在看来应该是孟頔特有的弓。

张弓搭箭,孟頔将箭头对准了城楼之上。

只听“嗖”的一声,箭矢穿过周松和佟德山的中间,射中了身后的一颗柱子。

孟頔射完后,便回马没入了南越大军之中,孟奎、孙顾和楚熊也回马跟上。

佟德山命人将箭矢取了下来,箭身上系着一张纸条。

“限我们两个时辰,开城投降。”佟德山打开纸条,将纸条上的内容说了出来。

周松听完一言不发,转身下了城楼。张宝良和赵怀春对视一眼,跟了上去。

“加强戒备,严防敌人偷袭!”佟德山对手下交待了几句,也连忙赶了上去。

********************

穆凌将粮草移交后,便奉命带着他的人驻扎在潭州城外,没有跟着大军前往武陵城。

穆庸等人在城外驻扎十分无聊,便在营帐里面对弈。凭穆凌的本事,搞到一副围棋不是什么问题。

穆尘执白,莫明执黑,二人在棋盘上杀得是天昏地暗,穆庸和莫弛、崔干在一旁看得是津津有味。

莫弛自从出了长安城,便彻底放开了,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底的话唠,在穆尘和莫明下棋的整个过程中,莫弛的话就没有停过。

对此,穆尘和莫明都是充耳不闻,莫弛的话对他们仿佛是免疫一般,完全不影响他们思考棋盘上下一步怎么走。

莫明一颗黑子落下,莫弛便叫了起来。

“唉!不对不对!大哥你不能下这里!”

莫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但并没有因此改变想法。

穆庸有些看不下去,适时地出声提醒莫弛:“落子无悔。落在棋盘上便不能改了。”

穆尘一颗白子落下,莫明想了一会儿,正准备落子,却没想到这次他的手直接被莫弛抓住。

莫弛正准备开口,一旁的崔干实在看不下去了。

“观棋不语真君子。你一个读书人,怎得如此聒噪?”

“读书人怎么了?”莫弛一听这话就火了,追着崔干理论。

崔干说不过莫弛,只能提着自己的大刀出了营帐,可莫弛仍不肯放过崔干,也追了出去。

穆庸看着这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哭笑不得的对莫明说:“明哥儿,我真没想到,弛哥儿竟然是这样的人!”

“他以前很少这样的。”莫明一边回答着穆庸,一边又在棋盘上落了一颗黑子。

穆庸闻言愣住了片刻,仔细回忆了一下,莫弛变得这么聒噪,好像是从殿试落榜,康帝下旨让他五十岁之后再考后开始的。

“我倒是没有注意。”穆庸言语中透露出些许惭愧,“难道弛哥儿一直对殿试落榜这件事情耿耿于怀?”

“那倒没有。”

莫明和莫弛从小一起长大,自然比穆庸更了解莫弛的性格和想法,察觉到穆庸话中的一丝愧疚,莫明开解说:“庸哥儿不必如此,其实这才是莫弛的本真。以前他一直想通过科考做官,让他背上了一个本不该有的包袱,现在陛下一句话绝了他科考之路,他便直接扔下包袱,我倒觉得对他来说,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