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谢韬来访
书名:定梁纪 作者:叁碗 本章字数:2235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00:57:12

“这么说,弛哥儿这算是坏事变好事了?”

穆尘在旁听了穆庸和莫明的对话,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我觉得,人的一生其实并不算长,与其背上包袱过日子,不如顺心随意的过完一生。”穆尘插了句话。

“三哥说得极是。”穆庸对穆尘说的这句话十分赞同,一直以来他都是按照这个宗旨活着,顺其自然。

莫明没有应话,继续落下一颗黑子。穆尘拿起一颗白子,手悬在空中久久不能落下。

“一锤定音。”穆庸朝棋盘上看去,“三哥你这把应该是无可挽回了。”

穆庸这些日子也一直在跟身边的人学习围棋,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

穆尘闻言自嘲似地笑了笑,将手中的白棋子放回原处。

“想不到莫兄还有如此棋力?”穆尘原以为莫明出身乡野,应该比不上他们这些从小就接触围棋的贵胄子弟。

“我这也是一些野路子,难登大雅之堂。”莫明谦虚地摆摆手。

“野路子也终究是在围棋的规则之内,只要能克敌制胜,管它是什么路子。”穆庸倒是不这么认为。

“四弟说得不错。围棋一道,纵横交错,变化多端,就如同战局一样,只要能够克敌,便是好方法。”

穆尘从小受穆临武的教导,在这方面并不拘泥。

“受教。”莫明朝穆尘拱手,他知道穆尘这是好心在传授他经验,穆尘受得是穆临武的亲自教导,身为大康五虎将之一,在兵法方面,自有其过人之处。

“来来来!我来和明哥儿来一盘。”穆庸推开穆尘,坐在了穆尘原来的位置上。

“还是算了吧。就你这臭棋篓子,还是别难为莫兄了!”穆尘毫不留情地取笑道。

莫明闻言也是面露笑意,穆庸的棋路众人都已经见识过了,说是臭棋篓子也不过分。

“棋臭怎么了?三哥你还不是输给我了!”穆庸反驳道,“三哥你这么欺负我,小心回京后我告诉母亲和大姐!”

不得不说,虽然穆庸的棋臭,但胜率还挺高的,就连精通围棋的穆凌第一次和穆庸较量,一开始也被穆庸杀了个措手不及,不过后来穆凌还是凭借经验反败为胜。

“算了吧。母亲才不会因为此事来责怪我,大姐现在嫁到了燕王府,你跑去燕王府告状,如果被人知道了,那才是真正的笑话呢!”穆尘对穆庸的“威胁”毫不在意。

“哼!”穆庸冷哼一声,自顾自地收拾着上一把的残局。穆尘见状也不在意,坐在旁边观看穆庸和莫明的对弈。

正当穆庸和莫明准备开始的时候,穆凌带着一个人走进了营帐,穆尘见到来人连忙起身相迎,穆庸和莫明不明所以,也跟着起身。

来人正是谢韬,伍修临走时将穆庸的名字告诉了他,他和穆凌交情还算不错,在得知穆庸是穆凌的幼弟后,便找到了穆凌,穆凌闻言便把谢韬带到了这里。

“小公爷。”穆尘给谢韬打了招呼。

“穆尘兄,有礼了。”谢韬抱拳回礼。

穆凌走上前充当起了介绍人。

“小公爷,这位便是我家小弟穆庸。四弟,这位是宁国公府的长子,谢韬。”

“见过谢……小公爷。”

穆庸心中斟酌了一番,他和谢韬不熟悉,不管如何,称呼其为小公爷应该不会错。

“噢,穆四公子不必客气。”

“既然几位有事相商,在下就先告退了。”莫明见这事跟他好像没关系,找了个空子插了句嘴告退。

“莫兄请便。”穆凌回应。

莫明见状,点了下头算是和众人打了招呼,接着便出去了。

穆凌将谢韬请到了客座,穆尘和穆庸坐在一旁作陪。

“穆凌兄,刚才那位是?”

谢韬见莫明出营帐时气息平稳,不由好奇地问道。

“是我家小弟的一个朋友,谢兄怎么了?”

“噢,没什么,只是见他刚才不经意间透露出的气息有些熟悉,有些好奇而已。”

穆庸闻言心中疙瘩一下,在麒麟会时他就已经发现了,莫明使用的内功和洛阳程家程松使用的离天功十分相似,他还专门因为此事问过莫明,可惜莫明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这内功心法是教莫明武功的那个老头教给他的。

“小公爷此来,可是为了安神医一事?”穆凌已经将谢韬的来意猜到了七八分。

“正是。”谢韬十分急切,“不知安神医能否到这潭州城来?”

谢韬问得是穆凌而不是穆庸,是因为谢韬认为穆凌是这三兄弟间能够做主的人,对此穆庸也没什么介意的。

穆凌闻言,心中暗道果然如此,于是对穆庸使了个眼色,毕竟穆凌也不知道情况究竟如何,穆庸也没跟他说,只能让穆庸自己回答。

穆庸心领神会,起身拱手对谢韬说:“小公爷,在下已经给安神医去信,请他到潭州来医治一位病人,但目前尚未收到回信,不知安神医是否会前来。毕竟在下与安神医的交情也只是比一般人稍微好一点,所以不太敢确定。”

“这……”谢韬闻言心中升起不安,若是安景岳不能前来,而阎景翰和黄清华等人又不能解毒,只怕他父亲就真得没救了。

“小公爷放心,若是有安神医的消息,我们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穆凌起身劝解道。

“家父危在旦夕,还请四公子一定要将安神医请来。”谢韬朝穆庸深深地鞠了一躬。

穆庸双手连忙扶起谢韬,他可不敢受这般大礼。

“小公爷不必如此,家兄与你既然是好友,那在下一定尽力。只是在下刚才已经说过了,实在是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请来安神医。”

穆庸的话不假,他只能起个传信的作用,顶多再凭借他和安景岳的一点交情多说几句情,总不能让他把安景岳从长安绑过来吧。

谢韬闻言沉默了很久。穆庸说得没错,他总不能强迫着穆庸把安神医“请”过来。

穆庸看到谢韬悲伤的面容,有些于心不忍,视线一转,突然看到了自己的包裹。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