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拜寿李琅
书名:定梁纪 作者:叁碗 本章字数:3039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00:57:12

一辆马车突然停在了穆庸面前。穆庸见马车精美,却又没有打出事哪家的旗号,不像是平常人家的马车,不由有些疑惑。

马车侧边的窗帘被人从里面微微掀开一角,只露出了周裴的绝世面容。

穆庸见是周裴,连忙低头行礼:“穆庸见过郡主。”

“穆庸你怎么在这?”周裴问。

“路遇大雨,权且在此躲避。”既然周裴问了,穆庸也就老老实实回答。

周裴不知为何突然朝马车里面看了一眼,许久又转过头来对穆庸说:“去哪儿?上马车我送你。”

穆庸连忙摆手拒绝:“穆庸不敢,多谢郡主。”

穆庸自然是不想招惹麻烦。值此夺嫡关键时刻,又正好蜀王有意招婿,此时穆庸若上了周裴的马车,第二天皇帝周煜就会在朝堂上收到弹劾穆临武的奏本。穆庸无官一身轻,但他不能把穆家的前程给断送了。

周裴听言脸色有些不好,姑奶奶都主动邀请你同乘一辆马车了,你竟然敢拒绝。不过她并未说出口,只是略微看了看穆庸,从马车里面递给穆庸一把伞。

穆庸接过道了声谢,周裴关上了窗帘。待周裴的马车离开后,穆庸才打开伞向穆府走去。

马车上,周裴有些生闷气。看得坐在上面的蜀王周烈和徐堰之对视一眼,同时笑了笑。

周裴刚刚只开了窗帘一角,似乎是有意不让穆庸看清马车里面都有谁。

“王爷,这小子如何?”徐堰之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蜀王看了看周裴的脸,开口说:“不知好歹,竟然敢拒绝我女儿的要求。”

这话显然是说给周裴听的,京城传言蜀王特别宠爱郡主周裴果然不假。

周裴听到这话却是有些不乐意:“父王,我可不是让你来取笑我的。”

徐堰之自然是知道二人是开玩笑,在一旁叹了口气,接着对周烈说:“中午在瑞云居遇见这小子时,听他和穆雯穆尘还有张靖交谈时分析利弊,时常能一语中的。刚刚他又有礼有节,知晓进退,绝对不是京中近来传言的性格乖张之人。”

“就是武功次了点,只有四境初期。”周烈有些讨好周裴的意思。

徐堰之笑了笑说:“二十岁的四境,只能说是天赋平平,不能说差。”

周烈不再反驳,叹了口气说:“他是穆家人,看来是没有缘分。”

周裴和徐堰之听了这话,都安静了下来。对啊,穆家人怎能和蜀王府扯上关系。

穆庸回到了穆府,洗了个澡就躺到床上修炼紫阳决。经过两夜的修炼,穆庸终于确定,自己这具身体的天赋绝对不差,穆庸只修炼了两夜的紫阳决便已经提升到了第三层,境界已经到了四境中期。

“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这么好的天赋竟然白白浪费了十年时间。”穆庸暗骂原来的‘穆庸’不争气。

天刚蒙蒙亮,院外就有人来叫。穆庸洗了把脸,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便在大堂内等候。今日是李琅的六十大寿,穆临武前两天就嘱咐过了。

不一会儿,穆家众人依次来到大堂。穆临武见人已到齐,便领着几人一起出了大门。门外管家范曾带着一群下人小厮牵着马车等候。穆临武扶着李瑾上了第一辆马车,穆凌和穆尘上了第二辆马车,穆庸扶着穆雯上了第三辆马车,几个小厮手上皆拿了一些物什,想来是穆临武李瑾夫妇特意置办的礼品。

范增在头前领路,三辆马车依次而行。

“昨日去哪儿啦?晚饭时间都还没回来。父亲有些生气呢!”出发不久,穆雯就在马车上问穆庸。

“昨儿个从瑞云居出来后,不为突然跟我说见到了那天出手救我的小哥儿,我便跟过去看了看。”穆庸将事情说了出来,“大姐,你猜我在那儿遇见了谁?”

穆雯自然不知,拍了穆庸一记后脑勺:“少跟我卖关子,快说!”

“嘶~”穆庸倒吸一口凉气,“说就说嘛,大姐你别动手啊!”

“还敢回口?找打!”穆雯眼看又要下手。

“大姐我错了,我错了。”穆庸连忙求饶,穆雯这一招专吃穆庸和穆尘。

“还不快说!”穆雯冷哼了一声。

穆庸顿了顿继续说:“那小哥儿叫莫明,此番是随他父亲送弟弟前来科考的。说来也巧,他弟弟正是那天在瑞云居的徐阁老赏识的莫弛。”

“原来如此,那你是如何安置他们的?”穆雯也有些好奇。

“他们一家三口一进城就丢了盘缠,只能靠说书为生,所得甚少。我和靖哥儿商量了一下,让他们暂时在靖哥儿的茶楼里安置下来,至少先有个地方落脚。”

穆雯听到此处,点了点头说:“这事你自己处理就好,万不可亏待人家。”

“大姐放心。”穆庸点头让穆雯放心,心里想着是不是让莫老汉在茶楼里说一些演义小说之类的。

马车行驶不久便停了下来,穆庸知道应该是到了,于是掀开帘子跳下马车,然后扶着穆雯下了马车。

立刻有小厮从李府内走了出来,领着穆临武六人进了内院。穆庸走在最后,紧紧跟着穆尘。

大堂内李琅正坐在主位,六人跪下磕头。

李瑾和穆临武跪下行礼。

“女儿携夫给父亲拜寿,谨祝父亲福寿安康,长命百岁。”

“恭祝岳父大人福寿双全,三祝筵开。”

穆雯和穆凌、穆尘、穆庸也跪下磕头。

“恭祝外祖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李琅露出笑脸,摸了摸胡子,示意众人起来,说:“好好好,都起来吧。”

他的夫人早逝,只留下一个独女李瑾,此时看到自己子孙满堂,自然开心。

众人起身,李琅招呼几人坐下,立刻有下人送上茶水点心。

“宴席要到中午才开席,来这么早想必都没吃早饭吧,就先拿这些填填肚子吧,不必讲那么多规矩。”众人都恭谨称是。

吃完早饭,几人便在大堂之上闲谈,不过一般都是李琅问,众人答。

不知为何李琅突然来了兴致,想看穆凌几个小辈交手过招。

“听瑾儿说,庸儿又开始习武了?”李琅问穆临武。

穆临武回答称是,并将穆庸叫了起来。

“外祖父。”穆庸拱手行礼。

“到了几境了?”

“刚到四境。”穆庸恭敬回答。

“还需努力啊。”李琅勉励道。

“是。”

“凌儿已到六境,尘儿已到五境。这样吧,不如庸儿和尘儿一起和凌儿过过招。点到即止。”李琅突然开口提议。

众人不好扰了李琅的兴致,商议一番后便来到了后院的草地上。

穆凌三人各拿了一把木剑,穆凌一侧,穆尘和穆庸一侧。穆临武站在一旁戒备以防误伤。

“开始吧。”李琅说了一句后,便和李瑾、穆雯退出了草地。

穆尘和穆庸对视一眼,率先抢攻穆凌,二人手持木剑一左一右,刺向穆凌。

穆凌左右分出了两剑,随后以退为进,以步法绕到了穆尘身后。穆凌并未强行与穆尘穆庸对拼,而是以步法游弋与穆尘和穆庸之间,伺机而动。

穆临武点点头,穆凌所用步伐是穆临武昔年在军中摸索出来的,此时见穆凌用的如此熟练,穆临武自然很欣慰。

穆尘见穆凌绕到自己背后,连忙转身一剑横斩过去,穆凌竖剑接招,二人对拼了一个回合,穆尘境界不够,连连后退。穆庸见此,飘扬剑一出,杀进二人剑中给穆尘解围。穆庸正准备乘胜追击,突然只觉一道剑气从侧面袭来,连忙一剑挑开了穆尘,右手耍了一个剑花刺向穆庸。

穆庸深知境界差距难以弥补,因此不能硬拼,不自觉的七星步自然用出,一个翻身来到了穆凌的另一侧。

穆凌未曾想到穆庸有如此精妙的身法在身,只觉眼前一道黑影从头顶上飞过,下一刻就感觉穆庸的剑直指自己左手。不过好在他经验丰富,深知以力破巧之道,紫阳决附于剑上,挡住了穆庸这极快的一剑。

穆庸只觉虎口一震,连忙退去。穆尘却又持剑杀入,二人轮番对阵穆凌,分明是心有灵犀,要用车轮战消耗穆凌,若不是穆凌已到六境,气息相比穆尘穆庸长了不少,恐怕立时就要败去。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