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客栈见叶安
书名:定梁纪 作者:叁碗 本章字数:2201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00:57:12

两只信鸽扑棱着翅膀,落在了渝州鸽房的院子里,一只来自成都,另一只来自潭州。

有小厮发现了,将鸽子腿上绑着的纸条取了下来,立刻呈给了主管徐富。徐富看过后,连忙带着纸条去找叶安。

“少保,成都传来消息。”

叶安闻言接过纸条,看完后又交给向能查看。

“大哥问我们何时能到成都?二哥,我们该如何回信?”

“给成都去信。”叶安顿了顿,接着说,“金雕银蛇占据高峰山阻拦我等去路,但请王爷放心,我们五天之内必到。”

“好,我这就给大哥去信。”向能说了一句便出了门。

“好,你去办吧。”叶安点头应允,随即又转头问徐富,“徐主管还有事?”

徐富闻言连忙将另一张纸条恭敬递上:“潭州也传来消息。”

“哦?”叶安大概能猜到潭州的陈运传来的消息不是有关战事就是有关穆庸的,于是打开纸条看去。

“这下事情变得有趣了。”叶安喃喃说了一句。

翌日清晨,天刚蒙蒙亮,渝州来福客栈穆庸的房间里,迎来了一位穆庸意想不到的客人。

“没想到会在这渝州城里见到叶兄。我还以为叶兄和郡主一行应该已经早就到成都了。”

“按照路程来算的话,本来今日应该是能到成都,只是出了一点小意外,去成都的必经之路被人堵住了。”

“叶兄说的是高峰山上的那一帮强盗?”穆庸问,“凭叶兄几人的本事难道还过不去?”

昨日住进客栈后,穆庸五人下楼吃晚饭时偶然听到有人谈起遂宁高峰山有一伙强盗在那里打家劫舍。因为穆庸他们这次的目的地便是遂宁,所以不由多关注了一些。

“若是普通的强盗,我们也不会停在渝州城里这么长时间。”叶安从袖子里拿出那张手帕递给穆庸,“四公子请看。”

穆庸接过两面查看,带着怀疑的目光问道:“金雕银蛇?”

“正是。”叶安严肃地点头,“这两人的名号想必四公子应该知道,此次他们二人纠集一帮强盗在高峰山,就是专门等着我们送上门。”

“这二人的名号我倒是有所耳闻。”穆庸大致猜出了叶安的来意,“叶兄这么早来找我,莫非也是因为此事?”

“四公子不也是要去遂宁吗?”叶安没有正面回答,“有这么一伙强人待在遂宁,想必四公子要想办事也不会安心吧?”

房间里突然陷入了静默,穆庸和叶安谁也没有继续说话。桌子上的茶壶几近疯狂地吐着热气。

“所以,叶兄的意思是,想直接在遂宁把金雕银蛇除掉?”穆庸问。

“与其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叶安的语气变得有些严厉,“我最开始本来想金蝉脱壳,但最近一段时间,打蜀王府主意的人有些太多了,我想给他们一个教训。”

“杀鸡儆猴?”穆庸抿了一口热茶,“只怕吓得住猴子,吓不住老虎,老虎可是要吃人的。”

“能安静一段时间也好,尤其还是当前大康和南越大战的紧要关头。”叶安微笑着说,“怎么样。四公子再助我一臂之力?先前我们在长安合作的还算不错嘛!”

“不怎么样!”穆庸放下茶杯,直接拒绝了叶安,“那金雕银蛇都起码是七境实力,我们五个人里面有两个不会武功,其余三个都是五境,加起来都打不过其中的一个。帮个忙要把命丢了,这种事穆庸自己且不说,我总不能把朋友也带入险境。”

“四公子说得也有一定道理。”叶安摸了摸下巴,“不过四公子可以放心,柴鸿和钟珂交给我们蜀王府,四公子和您的朋友们要做的就是对付那些普通的强盗。”

“只是对付那些小喽啰?”穆庸言语中透露出些许怀疑,“据我所知,向能兄弟和倪超兄弟都还没有到七境,你们联手能拖住柴鸿和钟珂两个七境吗?”

“这个四公子完全不用担心。四公子只需料理那群小喽啰,不让他们干扰到我们和柴鸿钟珂厮杀即可。”

“渝州已属于蜀地的范围,凭叶兄的身份,从渝州城里抽调几百精干士兵前往高峰山剿匪岂不更好?”穆庸觉得,这种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比较好。

“渝州城里的士兵早已调往成都去对抗南越大军,算上县衙里的捕快,现在城里就剩了几百士兵哥,我要是都抽走了,这渝州城里的治安该怎么办?”叶安向穆庸解释原因,“再说了,若不是因为如此,高峰山又怎么会有强盗聚集!”

“说得也是。”

穆庸在长安时就常听穆临武和李琅说,蜀王将蜀地治理得是井井有条,颇得先帝赞赏。如果不是南境的战事,蜀王需要从蜀地各处抽调军队,想来遂宁也不会有这么一伙强盗作祟。

“还有,来时叶安已经使人打听过了,玄蠡灵蛇最近一次出现便是在高峰山上,四公子要寻西风草,恐怕还得上那高峰山,免不得会碰上那群强盗。”叶安见穆庸还是有些犹豫,又抛出了玄蠡灵蛇和西风草的消息。

穆庸自始自终都没有说过他们这次前来渝州的目的,叶安却直接当面说出,这让穆庸不由有些惊讶。

“叶兄的消息还真是灵通,看来我还是小看蜀王府鸽房的能耐了。”

叶安既然知道穆庸要来寻找西风草,那就必然知晓原因,也就是说,叶安知道了宁国公谢骁身中毒箭之事。

此事周松等人为稳定军心并未公开,南越一方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也没有到处宣扬,叶安能在这种情况下,知道准确的消息,足见鸽房打听消息的能力。

穆庸微微眯眼,他突然想到了在潭州给他送过信的那个潭州鸽房的主管陈运。

“四公子过奖了。”叶安拱手,“王爷设立鸽房的初衷便是为了打探各处消息,以保我大康万世太平。四公子若是想要什么消息,可以用先前拿到的那块令牌在各处鸽房询问,我们会酌情告知四公子。”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