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兄弟比试
书名:定梁纪 作者:叁碗 本章字数:2618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00:57:12

穆凌改变策略,主动进攻,占据有利身位,趁机阻止穆尘穆庸的车轮战。穆尘穆庸二人一时无法招架,连连后退。

穆尘突然双手持剑,运起紫阳决,向穆凌连砍三刀。穆凌只觉一道灼热气息突然袭来,一剑挑开了与他纠缠的穆庸,一退步一右移,然后也是运起紫阳决,一剑刺向穆尘,穆尘只觉一道清冷剑气直击自己发出的灼热剑气。穆庸在一旁看得惊异连连,赞叹不已,穆凌穆尘使用的分明就是穆庸学的飘扬剑和浩然刀,而且其中精妙程度比穆庸使出的高明不少。

“真不愧是一家的兄弟,连挑个秘籍都能挑成一样的。”穆庸心里暗想。

穆尘和穆凌之间毕竟有着境界的差距,已有败退迹象。穆庸见状也双手持剑作刀,紫阳决附浩然刀法向穆凌攻去。

三人又过了十几个回合,都是气喘吁吁。李琅在一旁看得连连点头,他虽是文官,但他却是武将出身,跟随先帝征战多年,自然对武道一途有一些不同的理解。

武道境界共分为九境,前三境为感知境,入感知之境者,五识相比于普通人有所增强,然武力不显,只比普通人更加灵敏有力而已;中三境为后天境,入后天之境者,可吸纳天地元气化为体内真气,以真气对敌,感知力和反应力更上一层楼,就武力而言因人而异,但以一敌十不成问题,更有甚者从百人包围之中突围而出;后三境为先天境,入先天之境者,可将体内真气提质到与天地元气无异,气息连绵不绝,以一敌百不成问题,更有甚者可于上万军中取人首级。

就破境而言,越往上越难,尤其是由感知入后天和由后天入先天时最为紧要。李琅天赋不够,终其一生到现在也就是六境后期,无法入先天境。不过现在看来穆家几个都是天赋非常,穆临武才三十多岁便已到了八境中期,穆羽也已经到了七境后期。至于九境,当世还没有听说过有人入了九境。

“停。”李琅见三人一时难分上下,叫停了比试。

穆凌三人收剑行礼,众人又随李琅回到了大堂。

李琅坐在太师椅上,微微抿了口茶后说:“还不错,不过三人都尚有缺陷。”

穆凌三人闻言,再次行礼问:“请外祖父请教。”

“临武,你跟他们说说吧。”李琅为官多年,极有分寸感,自然不会在这时候抢了穆临武的风头。

“凌儿灵动有余,但气势尚弱,”穆临武严厉的教训道,“你境界最高,即便是同时与尘儿庸儿对阵也不应当如此吃力,一开始就被尘儿庸儿的同时抢攻乱了阵脚,若不是你境界最高,只怕你的真气会直接被车轮战消耗殆尽。”

穆凌天赋很高,自然也明白自身的缺点,恭敬地听着穆临武的教诲。

“尘儿,气势够了,但灵动不足,”穆临武继续向穆尘说道,“只懂得使用蛮力,虽说可以以力破巧,在战场上或许可行,但如果遇到高手,你就会立刻陷入被动。”

穆尘天赋也不错,唯独不懂得变通,不管是为人还是对敌都是如此。

“至于庸儿,想必你自己也看出来了,相比于凌儿和尘儿,无论是刀还是剑,你对其的领悟还不够深,若是遇到精研剑法或者刀法之人,你只怕会落败。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与其两样都学,不如专攻一样。”

穆庸懂得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不过他并未太放在心上,若真是精通,又何必在乎是刀还是剑,不过他并未出口反驳穆临武,只是恭谨称是。

“好了好了,临武,指点一下就够了,武道一途讲究自然,自己的缺陷还得自己弥补,旁人是帮不了多少的。”李琅适时开口圆场。

“岳父说的是。”

“多谢外祖父指点。”

“今日高兴,走,都跟我去后院库房。”李琅挥手示意让众人跟上。

穆雯和穆凌、穆尘闻言大喜,连忙跟上,穆庸虽然不解,但也跟了上去。至于穆临武夫妇则出了大堂,应该是看着快到正午,出去迎客。

穆雯好像是故意大声回答:“外祖父随先帝征战多年,可藏了不少好东西,往年舍不得轻易拿出来。”

李琅听到穆雯的话,笑骂道:“你这丫头说我小气了不是?”

“孙女儿可不敢。”穆雯理直气壮的回应说。穆尘三人眼含笑意地看着这祖孙俩的‘争吵’。

“好好好,输给你啦,”李琅和穆雯‘吵’了几句后认了输,“跟我来!”

几人跟着李琅来到了库房,李琅摸摸胡子说:“一人选一件吧。”

四人一哄而散,连忙到处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穆庸来到最后放兵器铁石的几排,他一直没有兵器,今天比试时用木剑只觉得特别不顺手,这才有了找一件趁手兵器的想法。

刀枪剑戟十八般兵器都有,穆庸连试了几把刀剑,都觉得不顺手。

李琅似乎是注意到了穆庸的动作,轻声走到穆庸身后,“庸儿,没有趁手的?”穆庸听李琅问他,微微摇头。

“四弟,若是没找到趁手的,就挑别的吧。”穆雯不知何时走到了穆庸和李琅这里,对穆庸如此说道。

穆庸点头说了声“好”,便将目光转向了铁石一边,没有现成的,穆庸打算找一些好材料自己打造。

不知是什么原因,穆庸盯住了一块奇形怪状的石头,和许多用来打造兵器的铁石放在一起,穆庸只觉这块石头奇怪,连忙指着石头向李琅请教:“外祖父,这是?”

李琅见状,回答说:“哦,这是当年我随先帝北征,偶然在漠北草原上所得,当时只是觉得这块石头够大,够奇特,就随便收回来了,当地人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庸儿若是喜欢,就随便送给你了,你再挑个别的吧,那石头应该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没什么用。”

“多谢外祖父。”穆庸有些欢喜,李琅不知道是什么,他可猜出了七八分。如果穆庸所料不错的话,这应该是一块陨铁,草原上陨石落下的几率可比在其他地方大多了,而且陨铁的坚硬程度比一般的金属材料高出许多。不过穆庸并未说出来,只是默默收好,有便宜不占白不占。

穆庸继续挑选,到处走走看看,却实在没看上什么东西,最后穆庸拿了一小块乌金便出去了。穆雯穆凌穆尘早就已经挑好了自己心仪的东西在门外等候,见穆庸挑完出来了,就随李琅一起离开。

因为穆庸挑的东西比较大,无法随身携带,李琅便让李府的下人将陨铁和乌金先运到了穆府,等穆庸自己回去接收就是。

因为已经到了中午,宾客陆陆续续的来到了李府。席面摆在了东花厅,众人在那里就坐。李琅一向低调,所以并未请许多人,来的都是一些老臣和他们的后辈,文臣武将都有。

穆庸跟穆凌穆尘还有其他几个同辈在一桌,穆庸都不认识,所以并未与他们交谈。反而是穆凌一直在应和他们,身为穆家长子,自然免不了与同辈打交道。

吃过午饭众人便陆陆续续告辞了,穆庸见状便和母亲李瑾打了个招呼,经过李瑾同意后便出了李府去了京西香茗轩。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