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审金雕银蛇(二)
书名:定梁纪 作者:叁碗 本章字数:2482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00:57:12

“他们不开口,那就说明他们并不想死。”叶安不知什么时候背起了手,“只要他们不想死……”

“那就有可能从他们口中得到点儿什么!”倪超抵着下巴,接过了叶安的话头。

“六弟说得不错。”叶安肯定了倪超的想法,“他们不想死,这便是他们的弱点。”

“可是,落到这个地步的人,应该都不想死吧?”喻恒摸着脑袋,提出疑问。

叶安和倪超对视一眼,面露笑意。

“这是自然,只不过这两个人有所不同。”叶安不紧不慢地解释道。

“有何不同?”向能问。

“其他人都是孤身一人,是为了自己活,而金雕银蛇,是两个人,是夫妻……”

“所以他们既不想自己去死,同时也希望对方能够活下来。”倪超再次接过话头。

“我明白了!”喻恒闻言惊呼一声,“他们虽然嘴硬,但二人作为夫妻相处这么多年,必定是感情深厚,互为牵挂,只要在这方面做些文章不怕他们不开口。”

“聪明。”叶安欣慰地拍了一下喻恒的肩膀,“既然你猜到了,那就先锋军由你和六弟一同审理吧。”

倪超、喻恒闻言对视一眼,恭敬拱手抱拳称是。

待二人离开后,向能走上前问:“其实二哥早已猜到了幕后指使是谁,对吧?”

叶安闻言看了向能一眼,说:“无非就是两种可能。”

“南越,或者是长安。”向能抢先答了出来。

“南越时下正与我们交战,擒住了郡主便拿捏住了王爷,有此想法倒也不奇怪。”叶安停顿了一下,“而长安那边……。”

叶安欲言又止。

“长安那边又如何?”向能不解。

“二皇子心机浅薄,手下王佺心术不正,略有谋略,但心思全都扑在拉拢朝廷大员身上,蜀王府一时他还不敢得罪。”

“如果这么算来,那就只剩下东宫了。”向能眯了眯眼。

“这也正是我所疑惑的地方。”

“有何疑惑?”向能问。

叶安将双手背起,转过身来说:“我们早就已经得知汤家寨郡主被绑一事是太子幕后指使,虽然太子不知蜀王府早已清除,但也不必这么着急啊!这才过了多久,难道是生怕蜀王府找不到线索吗?”

向能闻言点头,如此行事确实过于急躁,根本不像太子行事的风格。

“难道二哥怀疑,还有第三股势力,盘踞在大康境内?”

“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没有实证。”叶安转身看向审讯的两个房间,“要想知道有没有,说到底还是得看看六弟和九弟能问出些什么。”

“嗯。”向能闻言重重点头。

倪超和喻恒商量好了对策之后,便先一同到了审讯银蛇钟珂的房间。

此时钟珂已经醒了,见倪超和喻恒走了进来,恶狠狠地盯着二人。

“别这么盯着我们,你们两个能有今日,都是自作自受。”喻恒毫不留情地怼了回去。

钟珂闻言冷哼了一声,终究还是移开了双眼。

倪超和喻恒对视一眼,一同走上前去。

“你二人犯了大罪,按法按理本应处以极刑。”倪超故意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但王爷法外开恩,只要说出幕后指使,你二人可活。”

钟珂听到这话,眼睛里有了些许光彩,抬起头看向倪超。

倪超冷哼一声,蜀王自然是没说过法外开恩这种话的,不过倪超并不在乎,反正两人基本上是死定了,他撒个谎又有什么,更何况柴鸿和钟珂意图绑架郡主,还有什么好说的。

“别高兴的太早了。”喻恒冷哼一声,“你们二人……只能活一个。”

钟珂听到此话,眼神又暗淡了下来,随即低下了头。

倪超和喻恒也不着急,静静地等待着。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钟珂终于抬起了头。

“我可以说,但希望你们信守诺言,放了我家夫君。”

倪超对喻恒使了一个眼色,喻恒随即对着门外叫了一声。

“来人!”

立时就有一名狱卒走了进来,恭敬的对二人行礼。

“记录。”倪超十分平淡地吩咐。

“是。”狱卒听了,立马从桌上拿起纸笔,细心地记录着钟珂所说的内容。

•••••••••••••••••••••••••••••••

“二哥,两个人所说的证词对得上,应该没有说谎。”

喻恒恭敬地将柴鸿和钟珂所说的两份证词递了上去。

叶安将证词摊开,摆在桌上仔细分看。

“真是太子?!”

站在一旁的向能看完证词后,有些惊讶又有些不解。

“有些不对。”

倪超和喻恒闻言心中一惊,连忙问:“何处不对?”

“你们看。”叶安分别用手指出两份证词的不同处,“这两份证词上都说,来找金雕银蛇的人是主动暴露身份说自己是太子派来的人,哪有买凶杀人还主动暴露身份的,他也不怕蜀王府找上门去?”

“可能是东宫觉得金雕银蛇出手,一定手到擒来,所以没有刻意隐藏身份?”向能提出一种可能。

“那也不对。”倪超闻言摇摇头,方才审讯时他就觉得此处不对,但并没有提出来中断审讯,“就算是他们有绝对的把握认为金雕银蛇能够完成这次任务,也不必主动暴露身份,东宫的人没有这么蠢。”

“两位兄长的意思是……”喻恒犹豫了一下,接着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有人故意祸水东引?”

“难道真如二哥所料,在蜀王府和东宫之间,还存在着第三股势力?”向能此时已经想明白了。

“没有证据的事,还不好说。”叶安摇摇头,“不管如何,能够借用东宫名义来动蜀王府,此人一定了解蜀王府和东宫之间的过节,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太子身边的人。”

向能三人闻言纷纷点头。

叶安将证词收好,踹进胸口。

“我先将证词交上去,再将此间的疑点禀告给王爷,看王爷作何安排。”

“也只好先这样了。”向能略微有些灰心丧气。

••••••••••••••••••••••••••••••

京城长安,天音坊。

头牌乐清的房间里,此时除了乐清,还站着两个人,一个是侍女司琴,另一个是一名男子,一身黑衣,恭敬地低着头。

那名男子操着嘶哑的嗓子,说:“启禀圣女,任务失败,金雕银蛇已被蜀王府所擒。”

“两个七境高手竟然被擒住了?”原本玩弄着头发的乐清听到此消息,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按理说就算金雕银蛇无法得手,也应该有脱身之力才对。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