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东宫与明光殿
书名:定梁纪 作者:叁碗 本章字数:2691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00:57:12

欧侨给穆庸铸造兵器的消息不知道为什么不胫而走,传到了某些有心人的耳中。

东宫。

太子周皓轩静静听着底下人的汇报,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这个穆庸倒是有些本事,竟然能请动欧侨给他铸造兵器。这么多人去找欧侨,他可没给半分面子,连本宫的人都被他被挡了回来。”周皓轩似乎有些生气,不过并未在众人面前表现出来。

伍修似乎看出了周皓轩的心思,拱手对周皓轩说:“太子殿下不必气恼,听说二皇子派人去请欧侨也吃了闭门羹。二皇子性格暴躁,王佺又阿谀谗上,嫉贤妒能,想必定会使计对付穆庸和欧侨,殿下适时出手救下穆庸,届时穆临武在如何公正,两边不靠,心中想必也会偏向殿下的。”

周皓轩闻言想了想,觉得伍修的计策不错:“此言有理。好!我立刻派人监视明光殿,有什么异动立刻来报。”

与此同时,明光殿。

“哼!”二皇子周皓然狠狠地拍了下桌子,“那欧侨简直不识好歹,本皇子多次派人请他打造宝剑,他竟然理都不理,还有那个穆庸,竟然敢抢在我的前面让欧侨打造兵器。”伍修果然没猜错,二皇子真的很生气。

“殿下息怒!”王佺站了出来劝解,“在下有一计,可让那穆庸丢了面子,或许还能杀杀穆临武的锐气,让他明白殿下不是好惹的,及早看清局势。”

“快快说来。”周皓然想羞辱穆庸的心非常急切。

王佺顿了顿对周皓然说:“在下已经打听到,这穆庸自己决定参加三月初三麒麟会,而且陛下有意让二位皇子全程监督,到时殿下只要在名单上做些手脚,让那穆庸对阵殿下安插的高手,定能羞辱于他。”

“此计甚好!”周皓然又想了想说,“只是那穆庸乃是穆临武之子,武功想来不弱,此计是否不太稳妥。”

王佺咧嘴微笑说:“殿下尽可放心,那穆庸只有四境初期的水平。”

……

穆庸并不知道欧侨为他打造兵器一事已经流传出去了,脑子里一心想的都是明天酒楼开张的事,不停地在吩咐不为,准备明天的开张。

“明天可以低调点,早上放串鞭炮就行了,没必要那么张扬,只要保证品质,客人自己会慢慢来的。”穆庸一边说一边跨进香茗轩的大门,莫明跟在身后,不为在一旁连连点头,示意自己已经记下了。

“伯韶大哥、梦舒妹妹!”穆庸没想到一进香茗轩就看见了张伯韶和张梦舒,不由得有些惊讶。

“你先去办吧。”穆庸轻声对不为说,不为连忙去办。莫明见穆庸有客人,于是朝穆庸摆了摆手,径直朝后院走去。

“庸哥儿。”

“穆庸哥哥。”

张伯韶和张梦舒前后对穆庸打招呼。

穆庸招手示意小厮上茶,“二位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穆庸一边说一边招呼张伯韶和张梦舒坐下说话。

小厮已经将茶端了上来。

“看庸哥儿的样子,打造兵器一事已成。”张伯韶问穆庸。

“嗯。”穆庸点点头说,“欧大师许诺十日之内便可完成。”

“听二哥说穆庸哥哥要参加麒麟会。”张梦舒眼神中有询问之意。

穆庸有些疑惑,“我要参加麒麟会这事儿怎么搞得人尽皆知一样。”接着摆摆手说,“好了,不说这个了,二位还未告诉我今天来所为何事呢?”

张伯韶和张梦舒对视一眼,都有些不好意思替张梦舒开口。还是张梦舒的侍女眉舒开口说:“姑娘上次吃了你这家的菜,觉得非常可口,趁着今天大少爷休息,姑娘就和大少爷一起来了。”

“眉舒!”张梦舒有些脸红,她没想到眉舒这么直接就说了出来,连忙嗔骂道。

张伯韶见状,打着圆场对穆庸说:“原是今日将二弟拜托送来的东西来送完,正好小妹今日无聊,就顺便带她来了。”

穆庸哪能不知道张伯韶的意思,于是开口说:“二位能赏脸可是小店的福分,这样吧,二位先上二楼的单间喝茶,酒菜一会儿就好。”穆庸说完就让小厮带着张伯韶两兄妹上了二楼。

穆庸走到后院,叫小厮去唤不为的远方表亲朱卓。朱卓从酿酒的房间里出来拜见穆庸:“见过公子。”

穆庸告诉朱卓他不用看酿酒了,让他以后跟着不为学厨,并告诉了他规矩。朱卓万分感激,当场发誓说绝不会泄密。

“跟我来吧,帮我打个下手。”穆庸带着朱卓进了厨房。

厨房里一番折腾,穆庸已经做好了饭菜。水煮鱼加水煮肉、蚂蚁上树加红烧茄子,穆庸又炒了几个素菜,全部一式两份。

穆庸让朱卓叫来前面的小厮,让朱卓送到莫家三父子的院子里去,剩下的一份让小厮端一份送到二楼的单间里。莫明中午跟着他去了火神观,必然没有吃饭。

穆庸去了二楼的单间,打开门见张家二人吃的正香,眉舒也被张梦舒让她坐下来吃了两口。

见穆庸到来,几人准备起身行礼,穆庸示意不用,也在一旁坐了下来。

“怎么样,小店的菜可还合几位心意?”穆庸问。

几人点点头。

“就是有些辣了。”张梦舒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小妹一向不能吃辣。”张伯韶解释了一句。

穆庸闻言跟张梦舒说:“是小店唐突了,梦舒妹妹以后若来吃,就先告诉小厮不吃辣,后厨自然会根据要求做的。”

张梦舒点点头。张伯韶借机对穆庸:“其实今日来一是为了品尝美食,二是为了跟庸哥儿谈笔生意。”

“终于进入正题了。”穆庸心想。穆庸对张伯韶说:“伯韶大哥请讲。”

张伯韶清了清嗓子说:“就是先前二弟曾和你谈的收货一事,二弟禁足在家不能亲来,所以就拜托我来了。”

穆庸继续问:“伯韶大哥的意思是?”

“咱们张家想接下这笔生意,长期给你这里供货。这也是我爹的意思。”张伯韶开门见山。

穆庸点点头,“当然没问题,不过你们得保证品质,价格按市场上面的收。特别是牛肉,必须是经过官府认定的肉牛。还有,钱我只出一半,毕竟这酒楼还有一半是靖哥儿的,”

穆庸侃侃而谈,说得张伯韶连连点头。

“庸哥儿,既然如此,那这笔生意就算是成了?”张伯韶询问说。

“当然,来人拿纸笔来。”穆庸对门外的小厮说。

小厮送来纸笔,穆庸写下了两份契约。穆庸和张伯韶都签下名字,按了手印,然后分别拿了一份契约。

张伯韶看着契约大喜,张家早就想进军食材行业了,奈何一直没有突破点,现在穆庸的这个酒楼算是给了他们一个机会,而且看样子这个酒楼应该会开得不错,这一单生意算是赚了。

“不知庸哥儿几时开张,我们好来捧场。”张伯韶又问。

“明日就要开张,所以还请伯韶大哥尽快把东西送过来了。”穆庸回答说。

“好好好。”张伯韶一口答应,“我现在立刻回去禀告我爹,一定尽快将东西送过来。”

“那就多谢了。”

穆庸送张家两兄妹出门。

“穆庸哥哥再见。”

“妹妹慢走。”穆庸拱手回应。

马车扬长而去。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