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单枪破双枪
书名:定梁纪 作者:叁碗 本章字数:2756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00:57:12

院中穆庸莫明相对而立,各自摆好架势。安景岳和安晟已经被请到单间里去了,欧侨留了下来,他也想看看自己打造的武器威力如何。

“明哥儿,先说好,你得把境界压在四境,不然你五境直接压上来还打什么!”

“庸哥儿放心。”莫明应了一句,直接出招,莫明高高跃起,一对金锏重重落了下来。

穆庸将长虹抽出向上横挡,不料莫明下落借力直接打向长虹,穆庸力气不济,长虹直接被打偏。穆庸七星步一出,直接转身避过到了莫明身后。

金锏落在地上,溅起许多灰尘。见一击落空,莫明转身继续攻去,穆庸则用浩然刀法与莫明交战,二人交手几十招,攻守之势多次易边。

莫明大喝一声,双锏在向穆庸攻去。穆庸双手紧紧握住长虹,紫阳决运起浩然刀,和莫明硬拼了一记。

二人一击即退。穆庸已经开始有些气喘,反观莫明怡然自得,颇有再战几百回合之意。

看莫明气势雄浑,穆庸明白对拼不能取胜,虽然莫明是压住了境界和他对阵,但莫明毕竟是五境,气息比穆庸长了不少,这样对拼下去只能落败。

“或可以巧攻之。”穆庸暗想,脚下一动,七星步配飘扬剑法,穆庸抢攻莫明。

见穆庸步法怪异,身形灵动,莫明猜想穆庸大概是想用速度来限制他,不过莫明并未惊慌,双锏时而交叉,时而齐头并进。

穆庸连攻十几招,虽然速度极快,但却就是拿莫明不下。而莫明虽然连挡穆庸十几招,但压住了境界,一时之间变成了守势。

欧侨在一旁见两人刀锏相交时偶有火花迸出,满意的点了点头,也离开后院去了单间。

抢攻没有得手,穆庸没有继续进攻。虽然一时由守势变为了攻势,但真气消耗很大。

“这样下去,只会被拖死,必须一招致胜。”穆庸心中暗自琢磨破敌的招数。

莫明见穆庸消耗巨大,知道自己刚才所用战术是有效的,于是提锏上前,打算结束战斗。

莫明催动真气,一锏作守势,另一锏直奔穆庸。穆庸心中暗急,双手持刀,竟然将浩然刀法和飘扬剑法不自觉的融合起来。

七星步近身,穆庸一刀弹开莫明直奔自己的金锏,再出一刀砍向莫明另一把金锏。

莫明第一把金锏被弹开时就觉得虎口震麻,待穆庸第二刀使出时大惊,连忙用第二把金锏抵挡。

“终于等到你了。”穆庸心中一喜,直接将刀脱手而出,长虹顺着金锏打了个转,穆庸再接过刀,顺手一挥。

等穆庸和莫明动作停住的时候,长虹已经搁在了莫明的肩膀上。

穆庸暗叫一声好险,差点就没收住。二人对视一眼,都默契的笑了起来,纷纷收了武器。

“我输了。”莫明大方地承认,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虽然他是压制境界跟穆庸打,但这是比试不是打仗。

穆庸拍拍莫明的肩膀,微笑说:“我不过是取巧而已,况且你压制境界和我比试,肯定不能竭尽全力,就这样我都只勉强赢了半招,不能说赢。”

“赢就是赢,输就是输。庸哥儿不必宽慰我,放心,我不会因为此事颓废。”莫明倒是不这么认为。

穆庸见状也没有说什么,他也颇为赞同莫明的观点,武道一途,求的就是一个心境舒畅。

“方才我二人交手,五十招之前我稳居上风,五十招之后庸哥儿占上风。”莫明说出了自己的观点,“回想庸哥儿前五十招和后五十招的招数,竟然用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招数,前者霸道,后者灵动。我说的可对?”

穆庸点头表示肯定,同时对莫明赞叹不已,天赋果然很高。

“确实如此。”穆庸回答说,“不过若是我后五十招仍然继续以灵动之法攻你,只怕会被你那密不透风的防守耗尽真气,从而落败。”

“我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莫明顺着穆庸的话头继续说,“所以你那最后一招出来时,我便猝不及防,只能尽力抵挡,可惜终究慢了半招。”

虽然只是半招,可莫明明白,若是在在战场上,这从肩膀向他脖子削去的一刀足以要了他的性命,所以莫明才如此干净的认输。

“我也是在刚才和你比试时偶然想到的,没想到真让我得手了。”穆庸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哦?”莫明有些好奇,细细回忆了穆庸最后两招,“刚才最后那两刀既有力量又有速度,似乎是融合了庸哥儿所学的两种招数。”莫明有些不确定,向穆庸询问。

“正是。”穆庸坦然承认,接着反问莫明:“明哥儿可知军中交战,有一种单枪破双枪之法?”

“未曾听闻。”莫明虽然有意投军,但对军队并不是那么熟悉。

“来,咱们演示一遍。”穆庸招呼莫明坐下,又从旁边抽出三根筷子说,“你拿两根筷子,我拿一根,就好比是双枪和单枪。”

“我先用单枪攻双枪!”穆庸话音刚落,一只筷子直接攻去。莫明见状,一只筷子挑开穆庸的筷子,另一只筷子直攻穆庸。

“你看,若是单枪先出手,双枪只需一守一攻即可。”穆庸出言提醒说,莫明若有所思,刚才和穆庸的比试中他正是这么做的。

未等莫明思索明白,穆庸继续说:“可若是双枪先攻呢?明哥儿,来!”

莫明见状,两只筷子刺向穆庸,只见穆庸一只筷子直接插入莫明的两只筷子中间,左右一挡,穆庸的筷子竟然直接到了莫明的胸前。

“左右这么一挡,持双枪的胸膛可就露出来了,单枪借力直接这么一挑就行了。”穆庸又像莫明解释说。

“原来如此!”莫明恍然大悟,方才穆庸单刀对双锏和这单枪破双枪有异曲同工之妙,莫明不禁有些佩服穆庸对于武学的悟性。

“明哥儿此后与人交战,一定要小心这招。不过单枪破双枪的奥秘在于攻其不备,所以我方才才能出奇制胜,明哥以后只要小心谨慎些就是了。”穆庸又向莫明说。

莫明点头表示明白。

“少爷,酒席已经摆好了,二百两银票已经交给了欧侨大师。”不为走进后院对穆庸回禀道。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穆庸应了一声。

“是。”不为转身离开。

“等等!”穆庸突然叫住不为。

“少爷,还有什么事吗?”

“以后若是欧侨大师和安神医到这里吃饭,一律免单。他二人以后都是津宴楼的客人,你要小心接待。”穆庸叮嘱不为。

“知道了。”

穆庸转过头邀请莫明说:“打了一场还真有些饿,明哥儿要不随我同去吃点东西。”

“不用了庸哥儿,你自去吧!我还有些问题没想完。”莫明拒绝了穆庸,况且莫明跟欧侨和安景岳也不熟。

“也好。”穆庸见状也没勉强,“后日三月初一就要举行殿试了,到时咱们同去给弛哥儿送考。”

“好。”

穆庸转身来到了大堂,莫老汉正在说书,今天已经说到了第十九回‘伯邑考进贡赎罪’这一节,台下众人听得津津有味。

穆庸上了二楼,打开单间门便进去了。

“三位怎么不动筷啊?”穆庸见桌面上酒菜丝毫未动,有些疑惑。

“主人未到,客人怎敢先动筷?”安景岳回答说。

“是小子无礼,让三位久等了,小子给三位赔罪。”穆庸从酒壶里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