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曲临香和猴儿醉
书名:定梁纪 作者:叁碗 本章字数:2753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00:57:12

穆庸又给欧侨三人的杯子里依次倒了酒。

“三位,请!”穆庸敬酒。

“四公子请!”

四人碰杯后饮酒。

“咳咳咳……”安晟似乎是受不了这酒的烈性,咳嗽了起来。

安景岳见状拍拍安晟的后背,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犬子不善饮酒,让四公子笑话了。”

“无妨。”穆庸摆摆手表示不要紧。

“嗯!此酒甚烈不知叫什么名字?”欧侨倒是觉得这酒很不错,有些好奇的问穆庸。

“此酒名为曲临香,是用五谷酿成的。”穆庸回答说,“想是酒有些烈了,倒是让安小哥儿受累。无妨,来人!”

有小厮推开门进来行礼:“少爷。”津宴楼的小厮都是不为从穆府找来的,都认得穆庸,自然都称穆庸为少爷。

“去取一壶猴儿醉来!”

“是。”小厮领命出去,不一会儿就取了一壶猴儿醉回来。

“来,安小哥儿试试这个。”穆庸给安晟倒了一杯,接着又给欧侨和安景岳倒了一杯。

众人饮后都觉得这猴儿醉没有那么烈,多了一份清甜在里面。

安景岳赞赏说:“确是好酒!”

“只是没有曲临香那么烈。”欧侨觉得不甚满意,看来他还是更喜欢曲临香这等烈酒。

“这猴儿醉是用蔬果酿成,是专门给不会饮酒的人喝的,度数自然没有那么高。”穆庸解释了一句。

“这酒好喝!”安晟倒是很喜欢猴儿醉。

“三位以后若是想吃些酒菜,可以直接到这津宴楼来,这个单间就专门给几位留着了。我已经吩咐过掌柜了,三位来了一律免单。”穆庸继续对三人说。

“这……不好吧。”安景岳有些犹豫。

“三位千万别客气,就当是我感谢三位的恩情。”穆庸稽首行礼。

“那就却之不恭了。”欧侨替三人答应了这件事,安景岳见状也不再拒绝。

“来,三位吃菜。”

蜀王府。

裴郡主屋中。

“郡主,津宴楼今日出了两种新酒,听人说很好喝呢!”一个侍女模样的人拿着两壶酒跟坐在书桌前的周裴说。

周裴正无聊,听见津宴楼出了新酒,顿时来了兴趣:“茗儿,快拿过来!”

那叫茗儿的侍女连忙把手中的两壶酒放在周裴面前。周裴有些迫不及待的想打开尝尝,自从穆庸的津宴楼可以外送之后,这几天她每天吃的都是津宴楼的酒菜,确实比自己其他酒楼的更美味,长安城中的人都趋之若鹫,连她的瑞云居客人都少了不少,今天津宴楼又出了新酒,她自然要试试有什么好喝的。

“咳咳咳……”周裴有些急切地喝了一杯曲临香,没想到却一时被呛得咳嗽不止。

“哎呀!郡主你慢点喝啊!”茗儿连忙上前拍了拍周裴的后背。

周裴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咳嗽:“这酒怎么这么烈啊,这要是一般人怎么喝的了啊!”

茗儿想了想说:“听津宴楼来送酒菜的小厮说,这壶酒叫曲临香,是专给能喝酒的人喝的,另外一壶叫猴儿醉,是专门给不善饮酒的人喝的。”

周裴听茗儿这么说,又倒了一杯猴儿醉喝了下去,只觉一股清香的气息残留在嘴里久久不散,“还是这个好喝。”周裴喃喃说道。

“郡主,那这壶酒怎么办?”茗儿指着书桌上那壶不被周裴喜欢的曲临香问。

周裴想了想说:“父王好酒,不如我给他送过去,也让他尝尝这酒的烈性。”打着恶作剧的想法,周裴出了房门,直奔蜀王周烈的书房。

此时已到傍晚,蜀王周烈的书房已经亮起了油灯。周裴走到蜀王书房外,见大门紧闭,门外有侍卫守护。

“有客人?”周裴问其中一个守卫。

“是,方才燕王殿下、伍老将军还有穆大统领来了。王爷令我等把守书房,任何人不得进出。”那被问的侍卫恭敬答到。

“可知道是什么事?”

“小的不知。”

“难道是边关又有异动?”周裴心中猜想。

“裴儿,快进来吧。”书房里的蜀王明显是发现了门外的周裴,连忙唤她进去。

周裴听言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去。书房内蜀王周烈、燕王周昭、镇西将军伍嘉成和禁军大统领穆临武正对着一份地图指指画画。

周裴见状不由得轻声发笑。

蜀王看见周裴的样子,询问说:“裴儿,为何发笑?”

“大康朝的五虎大将今日已到四位,这种场面可难得一见。”周裴调侃着回答说。

四人听周裴这么说都对视一笑。大康当朝五虎将是指燕王周昭、蜀王周烈、禁军大统领穆临武、镇西将军伍嘉成以及宁国公谢骁。这五人都曾在先帝座下平南征北,皆战功赫赫,先帝曾在酒宴上戏言说:“大康有此五虎镇守四方,可保边境无碍矣!”之后便传出了这五虎大将的名声。

“你来书房有什么事吗?”蜀王又问。

“女儿今日得了一壶好酒,特来献给父王,没想到父王有要事相商。既然如此,我便先回房了。”周裴恭谨回答。除非是熟人,她在外人面前一向是表现得是很恭敬的。

燕王周昭明显知道周裴的脾性,开口说:“既然有好酒,裴儿又怎么能忘了皇伯父呢?三弟,难得裴儿有如此孝心啊!”

燕王明显是意有所指,蜀王心领神会:“也是,已经要到吃晚饭的时间了。来人,取酒杯来。再让厨房弄两个下酒菜过来。”

门外的侍卫听后连忙去办。

周裴见状便端坐在了蜀王身边。

蜀王做手势示意众人坐下:“穆大统领,伍老将军请坐。”

“多谢王爷。”穆临武、伍嘉成都抱拳行礼后坐了下来。

侍卫和厨房的速度很快,不到一会儿下酒菜和酒杯便都弄了过来。

“请!”

“王爷请!”

周烈给四人都倒了一杯曲临香,四人碰杯后便喝了下去。

“这酒比平常的酒都烈了不少。”燕王周昭评论道,周昭喝完后还舔了舔嘴唇,看样子他挺喜欢这酒。

众人闻言皆点了点头,四人都是军旅中人,都喜欢喝烈酒。

穆临武显然也挺喜欢:“只空腹饮了一杯便觉得腹内如烈火烧灼一般。敢问郡主此酒何名?何处有售卖?”

听到是穆临武问自己,周裴笑着说:“此酒名为曲临香,至于何处有卖?”周裴卖了个关子,”若是大统领想要,不用去买,自会有人送到你家里。”

“这是为何?”众人皆不解问道。唯有穆临武皱了皱眉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难道是犬子……”穆临武试探着问周裴。

“正是,此酒正是津宴楼今日新出的。”周裴表示肯定。

“津宴楼?京中何时有了这么个名字的酒楼?”伍嘉成疑惑不解,燕王和蜀王也将询问的眼光投向周裴。

周裴没有出声,倒是穆临武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在下曾听贱内提起过,犬子穆庸在京西开了一个酒楼,好像就叫津宴楼。”

众人闻言大笑。

蜀王调笑说:“原来这酒楼是你家的啊!难怪裴儿说若是你想要自会有人送到你手上。”

燕王也附和蜀王:“既然有如此好酒,穆大统领可千万不能小气啊,以后我们若是要酒可就直接从你这儿拿了!”

伍嘉成也在一旁附和说:“正是正是!”

穆临武脸色微红:“诸位抬爱,诸位抬爱。”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