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穆临武初到津宴楼
书名:定梁纪 作者:叁碗 本章字数:2734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00:57:12

见穆庸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周裴只是看了看穆庸,便将视线转向了别处。

“郡主可好些了?。”穆庸问。

周裴点了点头,未等穆庸继续说话,就转身回屋关上了门。穆庸无奈苦笑,自己的房间好像被霸占了。

不为从前堂走到了后院,小跑到穆庸面前说:“少爷,老爷来了。”

“啊?”穆庸有些惊讶,不知道穆临武前来的目的是什么,于是赶紧小跑到前厅拜见。

此时天刚亮了一会儿,津宴楼才刚刚开门迎客,因此津宴楼里还没有几个客人。穆临武独自站在一楼,四处看看津宴楼,点点头,似乎对津宴楼挺满意。

穆庸赶紧上前拜见:“父亲。”

“起来吧。”穆临武见穆庸来了,示意他不用多礼。

“父亲所来何事?”穆庸问。

“出门时没用早饭,听人说你这里的早点不错,特来尝尝鲜。”穆临武的回答令穆庸有些错愕。

津宴楼确实也卖早餐,这是穆庸授意不为这么干的,也就是包子馒头稀粥面条油炸桧之类的,跟别家的没有什么不同,只是种类齐全了不少。为了能卖早餐,穆庸还让不为从穆府里带了不少丫鬟侍女过来,每天清晨就来准备早点。当然,无论是小厮还是丫鬟侍女,都是经过李瑾允许,加了工钱的。

穆临武平常都是在穆府吃了再出去的,所以今天穆临武专门来吃早餐的说法确实让穆庸有些措手不及。

穆庸赶紧给不为使了个眼色,让他去置办早饭,接着又将穆临武引到了三楼专门留给给穆庸自己的单间。昨晚穆庸将周裴安置在后院自己原本的房间里,后院其他房间又没来得及收拾出来,穆庸就只好来这里三楼凑合了一晚上。好在三楼只有唯一一个单间,而且津宴楼也不让人住宿,所以晚上还是挺安静的,穆庸还睡的挺不错。

早饭都是早就做好的,不为得到穆庸的吩咐后连忙从后院端了热气腾腾的包子、馒头、油炸桧还有稀粥上去。

食不言,寝不语。穆家一直规矩很严,这也是穆庸想搬出来的原因之一。但是因为穆临武在这里,所以穆庸是很安静的、慢慢的吃完了早饭。

穆临武喝完稀粥,对穆庸说:“说正事。”

见穆临武有事情要说,穆庸也放下了筷子,等着穆临武开口。

“郡主可在这里?”穆临武问。

穆庸虽然疑惑穆临武是如何知道的,但仍然恭谨的回答说:“正是,郡主昨夜突然来的,此刻正住在后院。”

穆临武听了穆庸回答,微微沉吟对穆庸解释说说:“蜀王爷今日早朝后已经领命出城,临走时派人告诉我郡主在你这里,拜托我好好照顾。”

“出城?”穆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向穆临武询问道。

“南越国内叛乱,哥厉王实际掌控政权。”穆临武抛出了一个足够震惊的消息。

“哥厉王!就是承平十年曾带兵攻打我南境的哥厉王?”穆庸有些惊讶。

“正是此人。”穆临武表示肯定。

“南越这几年天灾不断,又加上国内政变。若是此人掌政,那极有可能穷兵黩武,攻打南境。”穆庸作出了自己的判断。

穆临武看了穆庸一眼说:“陛下也是这样判断的,所以今日早朝时就已传旨,命蜀王南下,安固边防。”

“原来如此。”穆庸总算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王爷说这些天就麻烦你看着郡主。”穆临武又抛出了一句让穆庸头大的话。

“麻烦?我可不敢。”穆庸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接着又说:“只是父亲,若是让旁人知道了郡主在我这里,只怕会惹出事来。”旁人自然是说长安城中那两位殿下。

穆临武何等敏锐,不过他好像并不在意,而是说:“我会将此事告知陛下,想来陛下不会怪罪。”

穆临武身为禁军大统领,只在乎陛下一人的感受。穆庸无奈的摇摇头,他有些担心这么做会得罪太子和二皇子,不过既然穆临武这么说了,穆庸也就只好这么做。

“你好生照顾就是,其他的事情你不用担心。”穆临武见穆庸神色之间有些犹疑,出言说道。

“知道了。”

“要注意分寸!”穆临武又有些严肃的提醒穆庸。

穆庸自然知道穆临武提醒的是什么事,恭谨应道:“孩儿明白。”

穆临武点点头,“既如此,我就先走了。”

“恭送父亲。”

穆庸将穆临武送到门口,转身回到后院,“这都是些什么事儿!”穆庸小声的抱怨一句。

“不为!”穆庸大声唤了一句,不为听见穆庸叫他连忙跑了出来。

“将西跨院收拾出来,请郡主住进去。”穆庸略微思索后说,因为莫家父子来时将他们安置在了东跨院,所以这次就将周裴安置在西跨院。

“派人去给蜀王府报个信,让郡主的侍女过来。”津宴楼的侍女毕竟都不熟悉郡主,不好伺候,穆庸思索再三还是觉得去请蜀王府的人比较合适。

“是!”不为恭谨领命去办。

吩咐完不为后,穆庸又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前,见房间门关着,穆庸只好先敲了敲门,“郡主。”

无人应答,但穆庸知道到周裴的在里面。穆庸说:“王爷说郡主想在这里散散心也可以,只是莫要出了长安。”

依旧无人应答,穆庸只好继续说:“西跨院已经让人去收拾了,若是郡主想住在津宴楼,少时就请郡主搬过去。”

房间里终于有了回音:“知道了。”

见周裴回答了,穆庸也就转身去了前厅三楼,他还想趁着这时间继续修炼,离麒麟会没有几天了,能强一点是一点。

周裴的贴身侍女茗儿上午就已经到了津宴楼,陪着周裴搬到了西跨院,跟着来的还有两个护卫,看气息都已经到了六境,应该是蜀王留下来专门保护周裴的。不过这些穆庸并不知道,他一直都在三楼里修炼,两耳不闻窗外事。

穆庸吐出一口浊气,缓缓睁开眼睛,穆庸感觉自己到了一个瓶颈,需要一些机缘才能到第五境。

穆庸从胸前衣物里拿出《乾坤掌》翻看,这些天他也曾经尝试过修炼这本秘籍,只是里面记载的文字十分混乱,经脉穴位好像都是随便写的,穆庸好几次尝试都无功而返。

“看来是本废书,可是为什么会放在穆家的武库里面呢?”穆庸十分不解。

“算了,管他呢!”穆庸将书合上,却突然发现背面的书皮开了一个口子,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

穆庸仔细回忆,应该是和那个北斗阁的女蒙面人打斗时,蒙面人发出的那一剑,不仅划破了他胸口的衣物,也正好划破了放在他胸前的秘籍。

穆庸拆开书皮,里面是一条白布蜀锦,上面除了一个大大的红色“梁”字,什么都没有。

“这什么东西嘛!”穆庸有些气馁,他还以为里面是真正的《乾坤掌》秘籍。

“看来武侠小说里那种主角突然就得到一本神秘秘籍的故事是轮不到我了。”穆庸叹了一口气。

既然这本《乾坤掌》是为了掩藏这条蜀锦的,想必是没用的,穆庸把蜀锦收好,将所谓的《乾坤掌》秘籍烧成了灰,以解他心头之恨。

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感觉有些饿了,打开窗户一看,原来是已经到了正午,津宴楼已经人满为患。

“算了,先吃饭。”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