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天罡决和紫阳决
书名:定梁纪 作者:叁碗 本章字数:2518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00:57:12

离开单间来到后院,穆庸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将从守诚那里得来的天罡决和军阵图样掏了出来,穆庸准备利用这离麒麟会不到两天的时间来仔细研究,用来解决他刀剑融合的问题。

因为穆庸回来后便基本上没有露面,所以现在除了李琅、穆府和津宴楼的人,还有就是派人去报了平安的张家和蜀王府,以及今天来的徐堰之之外,其他人都还不知道穆庸已经平安回到了长安。

穆庸翻过天罡决的最后一页,用过目不忘的金手指将内容记下后,便将《天罡决》秘籍烧毁了。

将军阵图样放在枕头下,穆庸坐在床上,运起真气按照天罡决所讲的步骤开始修行。

一刻钟后,几股白气从穆庸头顶冒了出来,穆庸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珠滴落了下来。

穆庸只觉得万分难受,体内像要炸开似的。

天罡决吸收的天地元气和之前穆庸用紫阳决吸收后存于体内的真气在穆庸的丹田经脉里互相排斥,这才让穆庸难受万分。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会走火入魔的。”

穆庸强压下一口真气,没想到天罡决和紫阳决互相排斥,二者的真气在穆庸的经脉里乱窜,让穆庸全身疼痛不已,“死道士,你害死我了!”

耗费心神将两股真气分开。若是有人看到穆庸此刻的状态一定会大吃一惊,此时穆庸的周围有一青一紫两种真气环绕。

恍惚间穆庸,好像听到了穆临武和守诚道士同时对他讲解两种不同功法的声音。

“紫阳决由外至内,将天地元气吸入存于丹田经脉,在体内同化为真气。”

“天罡决由内至外,将丹田经脉里的真气模拟成天地元气,让天地元气自然流入体内。”

穆庸隐约间感觉到两种不同的功法矛盾又有想通之处。没有来得及多想,穆庸将环绕在周围的两种真气强行聚在左右手,一手化掌,一手握拳,紫气聚在右拳,青气凝于左掌。穆庸尝试了几次想让二种真气平静下来,只可惜都失败了。

“……”穆庸没有忍住骂出一句脏话,“刀剑融合还没搞明白呢,两股真气倒先打起了架!”

穆庸有些后悔,不应该这么莽撞的修习天罡决,只能怪他一心求快,只想着将浩然刀和飘扬剑合而为一。

穆庸暗骂自己一句太过于贪心。

闭上眼睛回忆紫阳决和天罡决的内容,穆庸希望能够找到让两种真气恢复平静的办法。

“既然刀法和剑法都有可能合二为一,那为什么内功心法不可以呢?”穆庸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准备将紫阳决和天罡决合在一起修炼。

“我的丹田经脉和普通人并无二致,方才两种真气定是为了争夺我的丹田和经脉才互相抵抗,不愿共存!”穆庸认为真气提量不提质是不行的,只有提质不提量或许可行。

想明白了这一重关系,穆庸放缓了节奏,开始仔细感觉这两种真气的特性。

在穆庸的印象中,这是一条从来没有人走过的路,所以他只能自己独立摸索。

两种真气都刚柔并济,紫阳决外刚内柔,天罡决内刚外柔,或许可以互补!穆庸一心二用,一边默念紫阳决和天罡决的心法,一边引导两种真气向丹田和经脉里游走。

聚在穆庸双手上的两种真气开始慢慢由经脉向丹田流动,穆庸见状大喜,加快了这一步骤。

这一次两种真气没有在丹田经脉里打架,而是开始慢慢整合在一起。穆庸内视自己的丹田,可以清楚的看到,从经脉里流下来的紫气和青气在丹田里相聚,互相吞噬融合,渐渐的变成了一种青紫色的真气。

两种真气融汇完成后,穆庸开始催动这种青紫色的真气游走全身的经脉,穆庸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种新的真气比他原来单一修习的紫阳真气强大一些,虽然不能达到一加一等于二的效果,但一加一等于一点五应该没有问题。

“嘶!真疼啊!”穆庸暗骂了一声,身上冒出冷汗。因为青紫色真气比原来只有紫色的真气强大,所以穆庸原来的经脉似乎有些经受不住。

不过穆庸并未停止运行真气,而是强忍着疼痛将真气运行至全身经脉,因为穆庸发现,真气运行过的地方,经脉都比原来粗壮了一些。

“五境中期。”穆庸感觉到自己的境界偷偷爬升了两期,融合了天罡决的紫阳决按照原来紫阳决的级别来看的话,已经到了第五层。

待将真气运行完毕后,穆庸的体力几乎已经耗尽,强忍着心神和体力的劳累,穆庸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上身的衣物已经在刚刚的修习中被霸道的青紫色真气炸碎了了。

让小厮打了一桶洗澡水送到了自己房间,穆庸快速地躺进了浴盆,迫不及待地将自己身上的汗臭味洗去。穆庸有些高兴,自己的实验获得了圆满成功,不由自主地哼起了一段穆庸已经忘记了名字的旋律。

“吱!”房门突然被打开。穆庸吓了一大跳,赶紧将准备好的衣服拿起遮住了自己还光着的身子,怒骂一声:“谁啊!敲门不会吗?”

门外的周裴羞红了脸,她一早在蜀王府里收到了穆庸传来的平安信,本来是来看望穆庸和受伤后被莫明带来津宴楼疗伤的老九喻恒,没想到一打开门正好撞到穆庸在洗澡,趁着穆庸没有发现,周裴连忙偷偷地溜走了。

还待在浴盆里的穆庸被洗澡水的雾气迷了眼,没看清门口是谁,只觉得身影有些熟悉。

“有病吧!”穆庸小声嘀咕了一句。

擦干了身子,穿好了衣服。穆庸走到后院将不为拦了下来。

朱卓现在已经能独当一面了,所以厨房里现在基本上都是朱卓掌勺,不为一般是待在前厅,做起了正牌掌柜的工作,只有特别忙的时候,不为才会下厨帮忙。

今天就是个特别忙的日子,所以不为就待在厨房里帮朱卓。

“我问你,刚才有人来过吗?”穆庸拉住不为问道。

“裴郡主和茗儿姑娘来了,说是来看望那个受伤的小哥,还带了三个不认识的人。”不为可不敢拦住周裴,再说了他总觉得郡主对自家小少爷有意思,不然怎么一天天地往津宴楼跑。

“知道了,你去忙吧。”

“是。”

原来刚刚是周裴,难怪看着眼熟!不过穆庸并不打算说破,这种事情说出来两个人都尴尬。

“少爷。”

“嗯?你怎么又回来了?”穆庸见不为去而复返,疑惑的问道。

“回少爷。”不为回话,“安神医一家和欧侨大师来了,还带了许多包裹行李。”

“还真来了。”穆庸小声嘀咕了一句,望着离津宴楼不远的火神观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东跨院还有几个院子,将他们安排在那里住下吧。”

“是。”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