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南境危机
书名:定梁纪 作者:叁碗 本章字数:2203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00:57:12

“杀人灭口不明白吗?现在想来,之前追杀我们的黑衣人应该也是如此。”程十万在来地牢的路上便猜出了原因,他现在只想知道那个幕后的黑手究竟是谁。

“怎么会?”高定很明显是想明白了什么,眼眶里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溢出了眼泪。

“呦,怎么还哭上了?”向能倒是乐见此景,一旁的倪超摇了摇头。

程十万见状,继续劝说高定:“四弟,你还年轻,你还有大把的时间,你不应该就这么死在那个人手里。”

高定抬起流满了泪水的脸,抽泣着说:“是……太子,他……想把……汤家寨收为羽翼,大哥是……是为了兄弟们的前途……着想,就答应了他……替他……干这些丑事。”

听到这个答案,程十万心乱如麻,他虽然猜到这件事情幕后必定是有一定权势的人,却没有想到是当朝的储君,怪不得蜀王府也一直隐忍着没有报复,和当朝太子作对,就算是蜀王也不敢这么干。

想明白了这一点,程十万突然有了力气,他觉得他或许有了跟叶安谈判的条件,说不定可以保住他和高定的命。

“四弟,你放心,二哥一定把你救出去。”程十万安抚了高定几句,说完这句话便离开了,只留下高定一个人背靠着墙啜泣着。

“说完了?”向能将牢房们关紧后问。

“嗯。”程十万紧紧握住了拳头,对向能和倪超说,“我想要跟你们二哥谈谈。”

向能和倪超对视一眼,便带着程十万离开了地牢。

燕王府。

燕王周昭读完叶安带来的蜀王的信,心中升起一丝不安。

“王爷?”叶安见燕王看完书信后一言不发,小声提醒说。

世子周弘升走了进来,先和叶安打了个招呼,然后对燕王行礼:“父王,您找我?”

“嗯。”燕王将书信递给周弘升阅看,然后对叶安说,“老二,你先回去,说不定再过不久,你们也要去成都了。”

“王爷,那这边……?”叶安仍是有些担心。

“你放心。”燕王让叶安放下心来,“王弟那里一时半会儿不会有危险,我一定会尽快说动陛下出兵的。”

周弘升将书信看完,又听到燕王说的话,已经将情况了然于胸,也对叶安劝慰说:“叶兄暂且先回,有什么情况我们自会通知你的。”

叶安见状,也不在矫情,顺势抱拳感谢了燕王和世子一番,便离开了燕王府。

叶安刚刚离开,周弘升便急不可耐的问:“父王,既然南境危局已经显现端倪,朝廷为何不肯出兵早做准备?”

“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出这一点的。”燕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无奈地说:“你还不知道吗?没见到点儿血光,兵部那群货色是不会轻易向陛下进言出兵的。”

周弘升听到燕王的话,对此也有些感触,当年北狄大军分三路南下偷袭幽州,还是多亏了燕王派出的斥候早一步发现了北狄大军有移动的迹象,燕王收到消息后又及时防备,这才让北狄的阴谋落空,可当北狄大军兵临城下时,燕王几次三番上奏请求出兵救援,可当时的兵部尚书就是强压着不肯同意,最后还是谏议大夫李琅和徐堰之阁老联名上表,康帝周煜这才让兵部出兵,否则就凭当时北境的兵马,幽州城守得了一时,守不了一世。

大战过后,有御史弹劾当时的兵部尚书尸位素餐、中饱私囊,康帝迫于无奈便将一直矜矜业业的兵部侍郎曹念提拔为尚书,这才勉强让御史闭嘴。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曹念这几年在兵部主事,虽然比过去好了不少,但兵部大多数的人都已经投靠了太子和二皇子,权力已经被东宫与明光殿瓜分,曹念虽然不偏不倚,但是他一个孤家寡人也不能怎么样。”燕王虽然不主政,但这几年一直身在京城,对朝廷中的一些事情还算比较清楚。

周弘升闻言,提议说:“兵部尚书有面圣的权力,让曹念将南境的利害关系上奏给陛下,让陛下决断不就行了。”

“为父也有面圣的权力,可升儿啊,你知道为什么我不直接去见陛下吗?”燕王问。

“父王是为了避嫌。”周弘升十分肯定地说。

“避嫌只是其一。”燕王又从周弘升手里把书信拿回来放在了桌上,欲言又止。

周弘升见状问:“还有什么原因?”

“圣意难测啊!”燕王叹了一口气,顿了顿说,“陛下生性多疑,说句不好听的,陛下和兵部那群人一样,没见到奏报是不会答应的。”

周弘升闻言有些无奈,如果连康帝不同意的话,再怎么计划都是空话,情急之下周弘升抱怨了一句:“难怪陛下之前不肯撤了兵部尚书,合着他自己也是这个意思。”

燕王闻言大惊,严厉地教训周弘升:“住嘴!这岂是你能随意揣测的?”

“是!孩儿知错。”周弘升也知道自己失言,所以立马向燕王认错。

“可是父王,若是不早做准备,南境的事该怎么办?”

“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燕王对此也颇为无奈,“我先去拜访丞相和李琅大人,如果能够让他们出面,说不定陛下会及时改变主意。”

丞相韩湘和谏议大夫李琅都是老臣,如果他们能够联合上奏,说不好还真有可能奏效。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周弘升言语中透露出些许失望。

燕王也没有去管周弘升的想法,而是自顾自地拿出一个精美的盒子。

“这是陛下恩赐给你的大婚礼物,你且收好。”燕王将盒子放下桌子上,“里面是一对玉镯,你和穆雯一人一只。”

周弘升听到是康帝赐下来的礼物不敢怠慢,没有打开盒子,双手捧起,回答燕王说:“孩儿明白,多谢父王。”

“嗯。”燕王淡淡地应了一声,接着又叮嘱说,“婚期快到了,这几天你就专心准备,我这就去丞相府上拜访。”

“恭送父王。”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