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绝处逢生
书名:定梁纪 作者:叁碗 本章字数:2225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00:57:12

谢骁看了看满地的大康士兵的尸体,沉默不语。

孟頔见状,轻叹了一口气,说:“奎弟,动手吧!”

孟奎闻言,对谷顶的孟頔轻轻点头,把长枪还给刚才那个南越士兵,抽出佩刀走上前去,想要结果谢骁性命。

谢骁闭上双眼,看起来是十分平静地接受死亡,但只有谢骁一个人知道,此刻他的内心十分不甘。

孟奎将佩刀高高举起,仿佛下一刻就要挥刀落在谢骁的脖子上。

“南越贼子!休得伤国公爷!”

一声暴喝在峡谷口响起,正好处在孟奎等人的身后。

佟德山在德清山上听了陈金明的话,顿感南山峡谷情况不妙,所以冲下山后,直接带人朝南山峡谷飞马赶来,正好看见孟奎举刀的一幕,于是顾不得其他,直接带着人冲进了南越军中。

此刻站在谷顶的孟頔没有想到,好不容易逃出德清山的佟德山没有带着残部径直回武陵城,而是来了这里。为了阻拦佟德山回武陵,他还特意派孙顾在德清山和武陵之间设下了重兵埋伏,为的就是给逃出生天的佟德山部致命一击。而现在佟德山出现在这里,说明孙顾的埋伏落了空。

“放箭!”孟頔有些愤怒,事情似乎有些超出他的掌控。

箭矢如雨落下,将一小部分人射落了马,却没有挡住佟德山带人快马冲进南越军的阵营。

围着谢骁的南越士兵慌乱不已,背后突然出现了一支快骑直冲他们而去,自然措手不及。任凭孟奎如何呼喊,南越的士兵在此时也是乱了阵脚。

佟德山抓住机会,一个跃马直接飞过了一排南越士兵的头,冲到了被重重包围在中央的谢骁面前,谢骁见到这种状况,心中有些小惊喜,同在马上的佟德山一搭手,佟德山借力,谢骁一翻身就上了佟德山的马。

“驾!”佟德山使劲一甩缰绳,胯下的马嘶吼一声,便朝着峡谷口冲了过去。

“别让谢骁跑了!给我拦住他们!”孟奎气急败坏,对着南越的士兵发号施令。

想法很美好,现实很无奈。南越的士兵太多,人挤人反而被堵在了峡谷口,只能眼看着佟德山和大康士兵将谢骁救下扬长而去。

孟頔见状眯了眯眼,冷语说了一声:“弓箭!”

旁边的亲卫蒋延将一把做工精良的弓恭敬地递给孟頔,接着又恭敬递给了一支比一般箭矢更长的箭。

孟頔张弓搭箭,对准了佟德山马上的谢骁的后背。

“咻!”

孟頔射出的箭速度极快,隐约间似乎伴随着破风声。

正在马上一心朝前面飞奔的佟德山似乎有所感应,故意驱马往旁边偏了偏。

“啊!”

孟頔射出的箭虽然没有正中谢骁的后背心窝,却射中了谢骁的左臂,惹得谢骁一声痛叫,倒吸凉气。

“国公爷!”佟德山担忧地大喊,想要立刻停马来检查。

谢骁右手提着大刀,便用受了重伤的左手搭在佟德山的肩膀上,喘着粗气说:“我没事……快走!”

佟德山闻言,知道现在确实不是该停下的时候。

“我们走!”佟德山对身旁跟随的大康士兵大喊一声,一齐驱马朝武陵城飞奔而去。

“给我追!”孟奎见状,想要继续追杀谢骁。

“都给我站住!”谷顶的孟頔大喊一声,及时阻止了南越士兵的行动,接着对一脸愤怒地孟奎解释说,“不用去追,谢骁所中之箭上面抹了剧毒,武陵城已经群龙无首。奎弟,传令各军,准备攻城!”

“是!”孟奎对谷顶的孟頔拱手,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攻城的时候,这次他要杀个痛快,好好宣泄今晚让谢骁逃走了的郁闷。

佟德山驱马,驮着谢骁疯狂地朝前赶去,一路到了杨村。

去救谢骁,佟德山是选了一支敢死队去的,剩余的人马都被佟德山安排在了杨村等待。

在路上谢骁已经几次昏迷,一路上搭在佟德山肩膀上的左手一直在滴血,佟德山知道谢骁一定是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快!把国公爷抬到大帐去!”佟德山已经慌神了,仓惶地对周围的士兵下令。

杨村的大康士兵看见他们的将军完好无损的回来了,本来还有些高兴,然后就听到马上的佟德山这么吩咐,纷纷上前,你一手我一手合力把谢骁抬进大帐。

接着佟德山由拉住一个站岗的士兵,吩咐说:“让阎景翰立刻到大帐!快去!”

“是!”站岗的士兵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敢耽搁,连忙跑着去叫阎景翰。

杨村大帐之内,阎景翰已经到了,正满头大汗地处理谢骁的伤势。

可能是疼痛难忍,谢骁又清醒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佟德山的衣角,强忍着疼痛说:“德山,快通知武陵城,南越要攻城了!”

“好好好!我马上去办!”佟德山慌忙应下,然后对着守战在门口的一个校尉下令。

“快!马上通知武陵城里的人,就说南越大军马上就要攻城了,让他们做好准备!”

“是!”那名校尉拱手领命,随即快步走出大帐去报信。

谢骁见状,又昏迷了过去。

佟德山立马冲了上来,担忧地对阎景翰问道:“怎么样?”

“右腿上的伤无大碍,只是流血而已。”阎景翰放下手上的活,对佟德山恭敬拱手回答。

“只是……左臂上的箭伤……。”阎景翰支支吾吾。

佟德山闻言,眉头一皱,问:“有什么麻烦?”

“箭入皮肤下二寸有余,已经伤到了骨头。”阎景翰说到此处停顿了一下,接着又继续说,“而且……而且伤口之处的血已经变黑,箭头之上应该涂有剧毒。”

佟德山不敢相信,表情骤变,随即又问。“也就是说,剧毒已入骨髓?!”

阎景翰重重地点头,剧毒若入骨髓,如果没有解药,会十分难以处理。

大帐之中沉寂了一会儿,然后佟德山抬起头对阎景翰说:“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保住国公爷的性命!”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