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回到武陵
书名:定梁纪 作者:叁碗 本章字数:2275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00:57:12

阎景翰听到佟德山的话,顿感压力倍增。

“佟将军,不是景翰推脱。”阎景翰将自己的难处对佟德山说了出来,“只是我们刚从德清山上下来,什么东西都没有,当务之急应该是尽快赶到武陵城,国公爷在那里或许能够寻得一线生机。”

佟德山知道,武陵是这周围的唯一一座大城市,在那里无论是医治的环境还是药材的供给都比现在所在这个小村子好得多,阎景翰说得对,只有到了武陵城,谢骁才有可能活下来。

“好!我们立刻启程,一路上国公爷由你照顾!”佟德山当下便做了决定,他不可能让谢骁就这么死在这里。

阎景翰虽然感觉到压力山大,但还是应了下来,他是这里唯一的军医,这种事情只能由他来做。

武陵城,刺史府。

张宝良和赵怀春到了这里,二人接到了通知,周松请他们在这里议事。

“周大人。”张宝良开门见山,“不知召我二人前来,所为何事?”

“刚刚传来消息,南越大军朝武陵城方向来了,看起来是要攻城。”周松一脸严肃地说。

赵怀春闻言眉头一皱,说:“等了这么久,哥厉王终于要攻城了吗?”

“等小公爷的五万大军明日一到,到时候便跟南越大军决战!”张宝良心直口快,一副要跟南越拼命的样子。

“不可!”赵怀春连忙劝阻,“孟頔诡计多端,国公爷又不在城内,万万不可轻易出城决战。”

二人一时争执不下,周松在一旁冷眼旁观,一个主张主动攻击,另一个力主守城,倒是让周松觉得难以抉择。

“二位将军不必争了。”周松出言打断了张宝良和赵怀春的争执,“一切等小公爷明日到了之后再行商议,在那之前,严防南越大军突然袭击!”

二人闻言对视一眼,一齐对着周松拱手领命。既然谢骁愿意相信周松,连执掌军队的大印都交给了他,张宝良和赵怀春自然不会说什么多话。

“报!”

从门外飞奔进来一名士兵。

“什么事?”正与张宝良和赵怀春商讨防守的相关事宜,却突然有人打扰,所以周松的语气不太好。

“启禀大人,佟将军回来了。”

“你说什么?佟德山将军回来了?!”周松惊呼一声,万万没有想到,佟德山这么快就从德清山上下来了。

周松的惊呼自然也惊动了张宝良和赵怀春,二人闻言连忙走上前来。

“是佟将军一人回来的吗?”赵怀春追问道。

那名士兵闻言,拱手恭敬回答说:“不是。佟将军带了许多人回来,快到城门了。”

周松闻言眼睛微咪,说:“走,我们去看看!”

“嗯!”张宝良和赵怀春不约而同地点头。

随即三人抬腿到了城楼之上。

“确实是佟将军回来了!”赵怀春仔细观察一番,对周松说道,周松毕竟不如他们熟悉宁国公的军队。

周松闻言略微点了点头,对防卫城门的士兵大喊:“快开城门,让佟将军进来!”

“开城门!”

守在城门后的一队士兵听到命令,连忙将城门打开,放佟德山的人马进城。

周松和张宝良、赵怀春见状纷纷走下城楼,准备在城门处等待着佟德山进城。

佟德山一马当先,后面跟着一辆用马拉着的板车,板车上有两个人,一个是军医阎景翰,另一个平躺在板车上,用布匹盖上了脸和身体,让人分辨不出是什么人。

“佟将军,辛苦了。”周松对马上的佟德山拱手见礼,张宝良和赵怀春也拱手问好。

虽然被围在德清山两天,损失了很多士兵,但好歹剩下的人都安全的回到了武陵城。

佟德山连忙下马,拱手回礼。

阎景翰从后面的板车上跳了下来,小跑到佟德山身边,附耳说:“佟将军,要快!”

佟德山闻言点点头,对众人说:“闲话稍候再叙,刺史大人,现在需要一处安静之地,一定要快。”

虽然对佟德山的要求有些疑惑,但周松没有拒绝,下令说:“去刺史府。”

武陵刺史府。

阎景翰指挥几个士兵合力将板车上的人抬到了一处卧室,接着又向下人要了许多东西,然后便关上了房门。

“佟将军,这是?”周松现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张宝良和赵怀春也凑了上来,眼神里充满询问之意。

佟德山狠叹了一口气,说:“国公爷在突围时中了孟頔的毒箭,现在昏迷不醒。”

听到佟德山说里面是中了毒箭的谢骁,众人大惊不已,张宝良更是想要直接开门去看个究竟。

还好佟德山一把抓住了张宝良的肩膀,劝解说:“国公爷现在生死攸关,张兄不要进去。”

张宝良闻言,恶狠狠地盯着佟德山,似乎在询问他为何不保护好谢骁。

佟德山觉得无辜,又觉得理亏,便低下了头。

见气氛凝固,赵怀春走上前打圆场:“宝良,不要这样。你看德山一身血迹,想必一定是冒着生死才把国公爷救出来的。”

众人这才发现佟德山的身上到处都是血迹,有自己的也有敌人的,显然是经过了一番苦战。

“杨将军呢?”周松应该是现在这里最冷静的人了。

佟德山闻言,回答说:“当时国公爷带领的一千骑兵被孟頔围在了南山峡谷,进退不得,一千骑兵全部覆灭,杨兄……被俘了。”

听闻杨子达被南越俘虏,张宝良和赵怀春的心里都是重重一沉。

“咯吱~”

房门打开,一脸疲惫的阎景翰走了出来,众人见状连忙围了上去。

“怎么样?”佟德山抢先问。

“箭头已经拔出来了,血也止住了。”阎景翰长吁一口气。

众人听到这话,心里稍稍放了一点心。

“那箭头上的毒呢?”佟德山又问。

众人听到此言,心里咯噔一声,又紧张了起来。

阎景翰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半跪拱手道:“景翰才疏学浅,无法解国公爷所中之毒。”

“什么?!”张宝良大怒,一把抓住了阎景翰的衣襟。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