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审讯
书名:定梁纪 作者:叁碗 本章字数:2311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00:57:12

“看来这武陵城内有高人啊!”孟頔突然感叹了一句。

孟奎和孙顾听孟頔这么说,都是一脸严肃地看着孟頔,能让孟頔这么说的人不多。

“奎弟,速派人去查探,我要立马知道如今武陵城的主将是谁?”孟頔吩咐道。

孟奎闻言,拱手称是。

“明日一战,继续以试探武陵城防为主。”孟頔嘱咐孟奎和孙顾二人。

“是。”

孟奎和孙顾连忙应下。

孟頔闭上了眼睛,挥手示意孟奎和孙顾可以走了。

孟奎和孙顾对视一眼,孙顾走上前轻声说:“王爷,要不要把那个杨子达带上来审一审。说不定能从他口中知道武陵城如今的主将是谁。”

“不必。”孟頔摇头示意,“审了这么久也没有从杨子达口中套出半点消息,看来这人也是个硬骨头。”

“哼!那就加大审讯的力度,我就不信撬不开他的嘴巴。”孟奎略带愤怒地说。

孟頔闻言,想了一会儿,然后对孙顾说:“孙顾,这件事交给你了。”

“是。”孙顾拱手遵命。

南越后方的营房里面,有一座临时修建的牢房,杨子达被俘后,便被带到了这里。

被严刑拷打了一天,杨子达现在浑身是伤,躺在牢房里喘着粗气。

孙顾走了进来,隔着牢门看了一眼杨子达。

“把他带出来。”

牢头闻言拱手称是,连忙打开牢门,招呼两个士兵将杨子达带了出来。

众人一起来到了专门审讯的地方,两个士兵将杨子达绑在木架上。

孙顾挥了挥手,牢头心领神会,连忙带着那两个士兵出去,只剩下课孙顾和杨子达。

杨子达手脚都被绑住动弹不得,只能别过脑袋,不看面前的孙顾。

房间里十分安静,只剩下火炭燃烧的声音。

孙顾走到火炉边,用火钳从火炭中夹出一块烧红的烙铁,使劲一吹,火星到处乱蹦。

杨子达见状眯了眯眼,他知道等会儿迎接自己的很有可能就是孙顾手中正在燃烧的烙铁。

“听说你嘴巴硬的很,所以王爷特意让我来招待招待你。”孙顾没有转身,而是用背影对着杨子达。

杨子达喘着粗气,对这种残酷的刑罚,说不恐惧那是骗人的,但自从军以来,他一直跟着宁国公谢骁,所以要让他背叛谢骁,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孙顾可没有管杨子达心里在想些什么,继续对杨子达说:“只要你能说出一点我感兴趣的东西,说不定我会放你一条生路。”

杨子达保持沉默,在被俘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打定了咬紧牙关不松口的主意。

没有一点犹豫,孙顾直接转身,将烙铁狠狠地按在杨子达的胸口。

“啊!”

杨子达痛苦的大叫,那嘶吼的声音让守在门外的牢头和那两个南越士兵都下了一大跳。

不过三人并没有进去查看的打算,刑讯逼供这种事情,在牢房里已经是司空见惯。

孙顾将烙铁取下,因为杨子达因为痛苦,已经晕了过去。

一盆冷水朝杨子达的脑袋泼了过去,刺骨的冰冷又让杨子达清醒了过来,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孙顾将头凑到杨子达旁边,笑眯眯地说:“怎么样?现在想说了吗?”

杨子达恶狠狠地看着孙顾,眼前的人是个笑面虎。

方才那一下让他毫无准备,差点直接背过了气,等到自己晕了过去,他又一盆冷水让自己醒过来。

杨子达倒不是怕疼,在战场厮杀哪有不受伤的,他害怕的是这一冷一热不停的折磨。

“想知道?”杨子达突然冷笑一声,“我告诉你啊!”

“哦?”孙顾有些不相信,“你肯说?!”

“那要看你想知道什么了。”杨子达语气略带嘲讽,将脸上的表情隐藏在披散的长发后面。

孙顾将火钳放下,说:“武陵城如今的主将是谁?”

杨子达心里道原来如此,看来之前南越攻城一定是吃了亏。

“你先告诉我,国公爷怎么样了?”杨子达心里有了一点底后,反问道。

孙顾一个拳头打到杨子达的胸口处,正是刚刚放烙铁的地方。

“你没有资格跟我讲条件!”杨子达咬牙切齿地说,“快告诉我,武陵城如今的主将是谁!”

杨子达疼得直咬牙,对孙顾说:“你附耳过来。”

孙顾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凑了上去。

“再过来一点,我可不想让别的人知道。”

孙顾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弯下了腰,将脑袋凑了上去。

杨子达见状冷笑了一声,小声说:“想知道,去问阎王爷吧!”

孙顾顿时觉得不好,想要起身避开。可杨子达哪能放过这个好消息,一口直接咬住了孙顾的右耳。

门外的牢头和两个士兵觉得里面的动静不对,连忙打开门冲了进去,于是三人正好看到孙顾右耳被杨子达用嘴巴活生生地咬下一个缺口。

孙顾摔了个狗吃屎,捂着血淋淋的右耳在地上大喊大叫。

“哈哈哈!”杨子达见状大笑不止。

牢头和那两个士兵见杨子达还敢大笑,惊恐不已。

两个士兵冲上前按住了疯狂的杨子达,牢头连忙扶起仍然躺在地上的孙顾。

“愣着干什么,快去叫军医!”牢头对一个士兵大喊道。

那名士兵愣了一下,然后连忙跑出牢房去找军医。

孙顾一手捂着右耳,狠狠地盯着还在发笑的杨子达,越想越愤怒,直接抽出剩余那名士兵的佩刀,朝杨子达砍去。

牢头连忙拉住了孙顾:“大人,不能杀啊!这是王爷特别交待的,不能杀啊!”

孙顾闻言冷眼看着牢头,牢头打了个激灵,连忙放开了自己拉住孙顾的手。

杨子达看着孙顾想杀自己却又不能动手的样子,哈哈大笑。

这笑声传到孙顾左耳中,无疑是一种嘲讽。孙顾将刀扔下,冷哼一声后离开了牢房。

“你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竟然让一个俘虏咬掉了半只耳朵。”

南越主帐之内,哥厉王孟頔对着已经包扎好的孙顾教训道。

“末将失职。”孙顾心中既愤怒又惭愧,“没有从杨子达口中问出什么有用的消息。”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