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宴请莫家父子
书名:定梁纪 作者:叁碗 本章字数:3117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00:57:12

不一会儿,不为和两个伙计带着一堆食材回到了香茗轩。穆庸见状准备开始做饭。

“都说君子远庖厨,没想到庸哥儿还会做饭。”张靖打趣地对穆庸说。

穆庸白了张靖一眼,他一直就没搞懂君子远庖厨这句话,他只知道人是铁饭是钢,只知道民以食为天。

“一会儿你可别哭着喊着要吃,我的手艺一般人可尝不到。”穆庸检查了一下材料,发现一应俱全,除了盐是粗盐。穆庸这才想起来古时候没有细盐,只有用粗盐和醋布调味。

“不为。”穆庸向厨房外叫了一声。

不为走了进来:“少爷。”

“我先教你一些东西,你别问,看着就好。”穆庸非常严肃的对不为说。

不为见穆庸非常严肃,知道不是什么小事情,连忙应下:“是。”

溶解、过滤、除杂、蒸发。前世化学课上讲过如何将粗盐制成细盐,穆庸现在万分感激九年义务教育。

张靖和不为看着穆庸一阵忙活有些疑惑,不过想着穆庸的叮嘱也没有发问。等到穆庸将一盆细盐放在二人面前时,都有些目瞪口呆。

“少爷,这……”不为有些不知所措。

张靖有些惊讶:“庸哥儿,你这盐怎么比朝廷的盐还要细啊?”

穆庸见两人问起,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叮嘱:“咱们自己人知道就好,要绝对保密,贩卖私盐是死罪,小心为上。”

张靖和不为连忙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穆庸见状继续做饭,花了大半个时辰,一桌色香俱全的饭菜终于做好了。红烧肉、豆腐鲫鱼汤、萝卜炖羊肉做主菜,穆庸又炒了几个小菜,看得张靖和不为食指大动,不自觉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穆庸见二人如此模样,微微一笑,接着问不为:“不为,刚才让你看的做法可记住了?”

不为听穆庸问他,在心里仔细回忆了穆庸的做法后,回答道:“记住了少爷。”

“靖哥儿,不为,你们记住,这些都要保密,尤其是细盐的制法,否则只会麻烦不断。”

二人见穆庸一脸严肃,也知道重要性,都点了点头。

穆庸见二人点头,继续对不为说:“不为,这几天你先拿这几道菜练习。”

不为恭谨称:“是”。

“好了,不为,去请莫大叔他们吧。”穆庸对不为使了个眼色。不为见状连忙去叫莫家三人。

三人跟着不为到了后院,几人互相打了个招呼,穆庸招呼众人落座,众人也没跟穆庸客气。不为将人带来后便走了出去。

穆庸端起酒杯,酒是不为和食材一起买回来的。

“来,我敬大家。一来是感谢明哥儿的救命之恩,二来是预祝弛哥儿金榜题名,三来是有幸结识了各位。来,干!”穆庸起身敬酒。

张靖和莫家三父子也一同举起酒杯:“干!”

五人都一饮而尽。

“来,起筷吧。不必讲那些虚礼。”穆庸继续说道。

众人见菜肴色香俱全,早已按耐不出,此时听到穆庸的话,纷纷动筷。

张靖和莫家三人都觉得这菜肴想比一般酒楼里的更加美味,张靖更是惊讶于穆庸的厨艺,他是第一次见到穆庸下厨。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都打开了话匣。

“早些时候见识过明哥儿的武艺,此次来长安除了弛哥儿来科考,明哥儿可是打算参加麒麟会?。”穆庸不经意问起。

莫明听穆庸问起,回答道:“正是。近来小有所得,到了长安后听人说麒麟会将开,正打算报名试试身手。”

大康麒麟会由来已久,据说是大康太祖开国时所创,每三年一次,每次都在三月开始。只要是大康未满二十五岁的年轻男子皆可参加。

穆庸见心中猜测不假,继续问:“敢问明哥儿已到几境?”

“已到五境中期。”莫明并未刻意隐瞒,他心里已将穆庸张靖二人视为朋友。

穆庸和张靖闻言对视一眼,有些惊讶。

这么年轻的五境可不多,就说穆庸的三哥穆尘,现年二十二岁,已经沉浸五境后期两年了,随时有可能突破至六境,而二哥穆凌更是不凡,二十三岁已经到了六境中期,同辈之中鲜有对手。而莫明二十一岁只比穆庸张靖大一岁,就已经到了五境中期,可以说未来潜力不逊色于穆凌和牧尘。这么一比穆庸这四境初期可真不够看的,不过穆庸并未气馁,他之前毕竟荒废了将近十年没有练武,今日莫明的五境只会让他更加勤奋于武学。

穆庸和张靖稳了稳心神。“按朝廷颁布的文书上面的日子来算,三月初三便是麒麟会,到时可有的热闹了。”张靖未曾练武,不过他对热闹一向都不会放过。

“穆四公子不参加麒麟会?”莫老汉问道,莫明和莫弛皆转头看向穆庸,眼神中都有询问之意。几人经过交谈早已知晓了穆庸和张靖的来历,穆庸和张靖也没有隐瞒。莫家三人一开始知道时都有些吃惊,不过三人走南闯北见识不少,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莫老汉的意思穆庸岂会不明白,他出自武将世家,莫家三父子都以为自己武功不错,必然会参加麒麟会。

“以往没有参加,不过我武功不好,刚到四境,这件事还需问过我父亲才是。”穆庸只能先这么应付着。

莫家三人闻言都点点头,这等事情自然要经过长辈的同意,尤其是京城中的大户人家,不然到时武功不显,被人打下了擂台丢脸可不好,这长安城中的热闹传播的速度可不算慢,更何况是这种糗事。

众人再喝了一会儿,莫老汉因为年纪大了,有些不胜酒力,便回房歇息去了。

等到莫老汉回房后,穆庸问:“明哥儿可愿投军?”

“身为男儿,自然要建功立业。若是将来能到北境杀几个北狄蛮子,也算不负这一身武艺。”莫明虽然说的平常,却不自觉地流露出一股杀气,这让穆庸和张靖有些惊讶,或者说疑惑。

莫弛似乎明白穆庸二人的疑问,顿了顿解释说:“不瞒二位,我们一家三口皆来自幽州以西的莫家村,十三年前北狄犯我大康,莫家村惨遭屠杀,无人幸免,当时正好父亲带我兄弟二人正在幽州城,我们一家才幸免于难。”

穆庸张靖闻言点点头,有些同情莫家三人,难怪前番莫弛在瑞云居作词有建功立业,驱除鞑虏之意,此番莫明又想去北地投军。

“我曾听父辈说起,当时北狄出奇兵,三路大军齐攻幽州,其中一路就是从幽州西面而来。”张靖想了想说。

“确实如此,此战由当今的北狄皇帝李屹亲自为帅,命董钧、齐杰、程康分别率领三军同时进攻幽州,若非燕王发现的早,有所防范,只怕幽州城当时就要失陷。”莫弛接着张靖的话头说,莫家三人原本就在幽州,知道的自然比在长安城内的穆庸和张靖更多。

“统率西路军的应该是董钧。”莫明咬牙切齿的说,“若有机会,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莫弛叹了口气,却没有说什么,莫家村惨遭屠村,他也想要报仇,只是以他们现在的力量,实在难以成事。

“明哥儿说得对,此等血仇,将来必要清算。”张靖也有些热血沸腾。

穆庸自然也一样,不过相比于张靖,穆庸多了一份前世的冷静与老辣,见莫明情绪激动,出言提醒说:“明哥儿冷静,一旦走火入魔,只会得不偿失,那你想报仇就不可能了。”

莫明闻言恍然大悟,连忙闭上眼睛静心将内功心法走了一遍,不一会儿睁开了双眼。

穆庸见此有些赞叹,莫明天赋果然不凡,这么短的时间就能调整过来。

“多谢庸哥儿提醒,刚才是我失态了。”莫明有些感谢,刚才他确实有些走火入魔的迹象,多亏穆庸提醒及时。

穆庸拍了拍莫明的肩膀说:“既然是朋友,不必客气。若有朝一日你去投军,我就让我父亲去跟燕王爷说一声,让王爷把你调到北境去,不过能做到什么程度都要看你自己了。”

这点小事对燕王来说不值一提,穆庸相信燕王会给穆临武这个亲家一个面子,实在不行穆庸就去求大姐穆雯,让穆庸未来的姐夫燕王世子周弘升来办。

莫明闻言又有些激动,穆止住住了莫明要感谢的话头说:“都说过了不必言谢,莫非不把我当朋友?”

“不是不是。”莫明连忙摆手,着急的样子看得穆庸张靖莫弛三人哈哈大笑,让莫明更加尴尬。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