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伍修到潭州
书名:定梁纪 作者:叁碗 本章字数:2285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00:57:12

带领着一万先锋军,伍修和谢韬在潭州城里碰了面。

“武陵危急,还望伍兄催促一下令尊。”

“家父已收到武陵刺史周大人的传信,所以令我先率领一万先锋军前来支援,他随后就到。”

“孟頔在南越国内又召集了十五万大军,不日就要到达武陵城。援军若不能及时赶到,恐怕武陵城就要丢了。”

“家父已经知晓,援军正在极速行军。我明日一早便赶到武陵城去,助刺史周大人一臂之力!”

“好,那我便在潭州城等候大军。”

伍修和谢韬二人一拍即合,迅速作好了安排。

“对了,国公爷怎么样了?”伍修问。

正事安排完,两人开始闲聊。

谢韬闻言,悲伤之意不由显露。

“昏迷不醒,高烧不退。怕是……”

谢韬虽然没有说完,但伍修却明白了谢韬的意思,宁国公谢韬肯定是危在旦夕。

“这么多大夫合力出手,都无法解毒?”伍修有些心惊。

谢韬摇头:“也不知孟頔狗贼用的是什么毒,,几位大夫都无法解毒,小阎大夫已经连续熬了两天两夜,仍然没有办法,只能先用针灸之术控制住家父体内的毒性。”

“可否带我去看看?”

谢韬闻言,将伍修引到了后院。

“小阎大夫。”

谢韬给阎景翰行礼,可阎景翰好像没听到一样,坐在椅子上,盯着床上的谢骁一动不动。

谢韬和伍修对视一眼,没有出声。

黄清华见状,连忙起身打圆场:“请小公爷不要在意,小阎大夫这些日子有些劳累,一时没有听到。”

因为谢骁毒性未接,所以谢韬把黄清华和武陵城周松请的那些大夫也带到了潭州,不管怎么样,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谢韬闻言连忙摆手,示意众人不必在意。

“几位为家父的病情如此费心,谢韬又怎会在意这些繁文缛节。”

黄清华见状,也没有多讲礼节,而是拿起一本医书古籍,细细翻阅。

谢韬悄步走到黄清华身边,拱手问道:“黄老,家父究竟如何?”

黄清华闻言,一边翻阅古籍,一边回答:“这两天我们想了很多办法,都没有太大效果。虽然用针灸暂时稳住了国公爷的情况,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这不,我们正在查阅医术古籍,希望能从里面找到一线生机。”

“有劳诸位。”谢韬朝几位大夫拱手行礼。

“问题究竟出在何处?这么多人,难道大家都没有解决办法?”伍修问。

黄清华摇头:“若论治病救人,我们这些人虽然不敢说什么病都能治,但最起码都略知一二。只是这制度解毒,实在是有些难为我们,而且……”

“而且,这应该是一种新的毒药,古书典籍都没有记载。”阎景翰终于反应了过来,接过了黄清华的话头。

阎景翰起身对谢韬行礼,谢韬还礼。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翻阅古籍,岂不是浪费时间?”伍修继续追问。

“恕在下眼拙,这位将军是?”

谢韬闻言,连忙给众人介绍。

“噢,这位是伍嘉成老将军的公子,伍修。也是这次援军的先锋。”

众人没有想到,眼前的人竟是这么大的来头纷纷起身行礼。

伍修连忙摆手示意众人不必多礼。

“伍将军有所不知,若是能够根据患者中毒后表现出的症状,在医书古籍里找到相同或者相似的,再借鉴其解法,或许能收到一定效果。”

“这样的话,机会是不是太小了?”

医书古籍浩如烟海,要在短时间里找到相同或者相似的症状并不容易,再说谢骁的情况虽然现在稳住了,但说不好什么时候体内的毒素就爆发了,一旦到了那个时候,毒气攻心,恐怕就是神仙也难救。

阎景翰闻言,无力地叹了一口气。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没有具体的解法,我们只能靠自己摸索,死马当活马医了。”

谢韬闻言面露悲切,伍修则一脸严肃,陷入了思索。

“谢兄,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或许能够有办法。”

“伍兄快说,若是真有办法,我一定会把他请过来。”谢韬十分急切。

“安景岳。”

听到这个名字,谢韬和阎景翰的眼神突然一亮,一旁的黄清华和其他大夫也不由抬起了头。

“安神医现在何处?”谢韬有些不敢相信。世人都知道安景岳喜欢四处游走,从不在一处逗留太久,没想到伍修竟然知道安景岳的消息。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安神医应该已经在长安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既然如此,我这就派人去长安请安神医前来。”谢韬迫不及待,急急燎燎便打算出门。

伍修及时拦住了谢韬。

“谢兄且先打住,我虽然知道安神医现在长安,但却并不知道他现在的具体住处,长安城那么大,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去,恐怕只会扑空。”

“……”

谢韬心中燃起的希望,顿时有了要化作泡沫的迹象,好在伍修接下来的话让谢韬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谢兄莫急,虽然不知道安神医具体现在何处,但我知道有人知道。待我修书一封,请家父出马,定能将安神医请到这里来。”

“如果安神医能够前来,国公爷性命可保。”阎景翰在一旁补充,其他的大夫也纷纷点头,安景岳神医的名号,可不是吹出来的。

谢韬闻言,心中泛起了一丝激动。

“就请伍兄赶快修书。”

“好,我这就去办。”

*********************

伍嘉成率领援军连续赶了两天一夜的路,终于停了下来稍作休息,不过伍嘉成并未让众军扎营,而是只让大家埋锅造饭,因为吃过饭后还要继续赶路。

“二哥,你说伍老将军召你是因为你是押运粮草的主将,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穆庸百思不得其解,始终想不明白伍嘉成为何找他。

“别想那么多,等到了不就知道了。”

穆庸闻言,便乖乖跟着穆凌,去了伍嘉成临时的休息地。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